能够对话的机器人有望在未来减轻医疗工作者的压力,从患者那里收集数据并提供简单的干预措施,例如关于健康饮食和戒烟选择的建议。

总部位于布里斯班的机器人专家罗宾逊(Nicole Robinson)设想,复杂的机器人或许有一天也有助于填补基本心理治疗的治疗空白,特别是在农村和偏远地区。

在澳洲,一些医院手术室已经使用了不同类型的机器人,外科医生从控制台操作机器。

但澳洲机器人视觉中心研究员罗宾逊博士表示,在将“社交”机器人干预措施推广到整个卫生系统之前,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

她强调,“社交机器人”——那些被编程为可以自主与人交流和互动的机器人——永远不会取代医生,护士,心理学家或社会工作者。

但是,它们可能可以为那些因为“感觉丢脸或羞耻”而不想跟人类医疗保健专业人员进行面对面互动的人提供医疗或心理帮助。

在去年在昆州Townsville医院进行的澳洲首次试验中,由位于东京的SoftBank Robotics开发的社交机器人Pepper被证明是一种人们喜闻乐见的提供健康信息的方式。

该机器人向患者和访客提供有关流感病毒的信息,包括接种流感疫苗的好处以及防止疾病传播的手部卫生的重要性。

正在进行的一项试验涉及让Pepper——“她”会一边和眨眼,一边移动双手——从位于布里斯班内北区Kelvin Grove的昆士兰科技大学健康诊所向就诊患者收集基本健康信息。

然后,Pepper向患者提供可与全科医生讨论的反馈。

罗宾逊博士说:“利用社交机器人收集各种健康数据可以帮助支持卫生专业人员,因为这可能非常耗时,但却是必要的,这样可以让医生全面了解患者的健康行为。”

“将来,我可以在医疗诊所和医院看到社交机器人。目前机器人仍然非常昂贵,因此还没有在每个医生的诊所或诊所单独推出。但成本开始下降只是时间问题。基于人工智能的干预措施可能具有很强的可扩展性。”

罗宾逊博士位于昆士兰科技大学布里斯班市中心Gardens Point校区,他认为,机器人最终可以用来帮助患者控制焦虑、抑郁、饮酒和饮食失调。

但她表示,首先需要更多的全球试验来测试机器人干预的有效性。

在发表在《医学互联网研究期刊》上的一篇科学论文中,她呼吁全球对社交机器人的健康干预措施开展大规模对照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