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州越来越多女子摘除了自己的假胸、假牙、假发、假唇以及假指甲,因为她们表示,对完美的追求让她们产生了病态甚至自杀的念头。

据《信使邮报》获得的数据显示,仅10年时间,Medicare Benefits Schedule(MBS)中仅一项隆胸手术的索赔金额就增长了两倍多。

时代在改变,曾经喜欢去店里做整形追求超魅力的女性正回归自然。

“完美是一种幻觉,我的脸上露出虚假的笑容,但我的内心是空虚的。我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并不能反映出我的内心。我花了2.5万元隆胸,但它们毁了我,”海德(Sarah Hyde)说。

最近几周,这名来自黄金海岸的女子已经摘除了假体、牙齿的环镶以及假发。

她说,“我已经开始感觉好多了,隆胸手术让我感到不舒服,我知道我的身体和真正的自尊已经毁了,摘下面具让我如释重负。”

海德说,她现在正在进行一个排毒计划,从内到外休养她的身体。

许多女性报告说,她们的乳房植入物出现了一系列问题,比如头痛、肌肉疼痛、抑郁和恶心,但它还没有被澳大利亚医学协会确认为一种疾病。

Breast Care Southport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要求移除植入物的手术越来越多。

她说:“女性想要取出各种各样的植入物,而不仅仅是一种,通常是出于健康和一些美容的原因。我们看到女性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她们的经历,在移除植入物的过程中彼此非常支持。”

海德在Facebook上开设了一个“女神恢复健康”的页面,帮助其他女性认识到,追求完美的过程可能是有害的。

“任何人看到我的照片都会觉得我很健康快乐,你何止是大错特错呢?”她说道。

澳大利亚人在整容手术上的人均花费超过了美国人。

Hervey Bay的亚历山大(Nat Alexander)也有同样的经历。

“我希望我能明白,人类的身体已经很美了。我希望我在21岁的时候就意识到我已经足够漂亮,不需要追求完美,”她说。

六年前,她花了近1万元隆胸,以追求完美效果,但于本周摘除假体。

“我有太多的健康问题,以至于我很沮丧,甚至想自杀。我想让年轻女性明白,她们不应该被她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东西所愚弄,这些完美的形象一点也不完美,”她说。

亚历山大还表示,她相信摘除植入物已经让她摆脱了虚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