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阿曼达(Amanda Allen)的分娩过程已经进入最后关头的时候,Dalby医院还在10分钟路程之外。

当她的丈夫踩下油门、加速开过Warra的时候,这名来自Miles的母亲感觉到自己的羊水已经破了,她确信自己的第三个女儿将在几分钟之内降生在Warrego高速公路的一侧。

阿曼达说:“这是我整个孕期最害怕的事,那就是最后我只能在路边生下孩子。当家里只有一个人挣钱时,你不可能舒舒服服地住进汽车旅馆,等上好几个星期等孩子出来。我还必须接着照顾另外两个女儿,不能破坏她们的日常生活,把他们带到离家两小时路程之外的城镇。但现在妇产科系统正在辜负我们,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阿曼达分娩六周后,母女平安,夫妇俩勉强撑到了医院,小宝宝最后在医院出生。

但阿曼达十分清楚,当时她差一点点就要在路边生下孩子了,而她的经历并不罕见。 

妇产科关闭后,路边分娩案例飙升

过去几十年来,昆州有40个妇产科被关闭,整个昆州乡镇地区的妇女都不得不担心自己可能必须在路边分娩。

在一个被专家称为“产妇危机”的时代,乡镇和农村妇女被迫驱车长达数小时到医院去分娩。

本周,昆州卫生厅长迈尔斯(Steven Miles)终于结束了数十年来的妇产科关闭趋势,在凯恩斯举行的农村产妇专题论坛峰会之前,他表示,未来卫生部门将重视母亲的意愿,让她们在离家较近的地方分娩。

此前有媒体曝光,与拥有妇产科的乡村地区相比,那些妇产科被关闭的乡村地区,婴儿死亡率要高出近三倍。此后,迈尔斯便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

报道还显示,偏远地区的婴儿死亡的可能性比城市出生的婴儿高65%。

昆州政府已经宣布了一项针对乡镇助产士和医生的新基金,通过轮流将他们派驻到大都市的医院,吸引更多的临床医生进入农村医院。

“我们提议进行一项试验,例如,来自Chinchilla的助产士可以每年花几周时间在Toowoomba或黄金海岸甚至墨尔本生活和工作,以确保他们能够接触到足够多的生育病例,他们将被分配到50万元,这只是试行,如果受欢迎还可以扩大。”

Warrego的女议员莱西(Ann Leahy)决心让Chinchilla产科病房重新开放,并希望看到迈尔斯履行诺言。

这位长期担任议员的女性表示,她对Western Downs的女性被迫在路边分娩的情况感到震惊,并对新的昆州预算没有拨出任何资金来纠正这种情况感到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