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州一所大學的一名法律專業的學生聲稱自己因患有自閉症而受到歧視,導致他掛了幾科,因此索要高達1400萬澳元的賠償。

普利德(Dylan Prider)擁有澳大利亞和美國雙重國籍,這位20歲的年輕人表示,如果不能取消掛科,他希望法院判決他獲得1360萬澳元的收入損失賠償,理由是一旦他獲得律師資格,他在加州阿納海姆的年收入可達189,150美元。

據悉,這是針對澳大利亞一所大學因成績不及格提起的最大訴訟之一。

昆州律師協會會長波茨(Bill Potts)表示,因大學課程不及格而提起訴訟的人數明顯增加。

普利德稱,他選擇在澳大利亞學習法律,是為了追隨律師父親的腳步,因為在澳大利亞上大學比在美國“更容易”。

他說,“不能繼續學習這門課程,肯定會對我的未來造成傷害。”

他還說,在這個案件結束之前,他的生活已經完全停擺——沒有其他大學會接受他,因為他在邦德大學(Bond University)的平均成績很低。

“讀法律為生活提供了很多機會,我可能最終無法成為一名律師,我真的不確定。”

普利德的案件起訴的是這所大學、學校員工以及校長–前聯邦法院法官貝內特(Annabelle Bennett)。他聲稱,他們歧視他是因為他患有自閉症和多動症,然後因為他向澳大利亞人權委員會投訴遂而遭到對方“報復”,阻止他攻讀法律學位。

學校否認了所有指控。

法庭文件顯示,普利德在大學預科的法律研究文憑有一門課程不及格,而商科學士文憑也有兩門不及格,因此學校拒絕他在2019年獲得商法雙學位。他辯稱,該大學未能兌現承諾,即通過完成文憑課程,他將被“預先錄取”,獲得法律學位。

普賴德的代表律師就是他的父親伊恩,他是一名駐悉尼和美國的商業律師。他在法庭文件中聲稱,當一名大學工作人員因他2018年考試不及格而對其進行學術警告時,他感到“被冒犯、恐嚇和痛苦”。

他辯稱,學校沒有給他提供他所需要的特殊待遇,比如考試每小時額外20分鐘的時間、作業的“額外時間”、特殊座位以及在一個單獨的教室里考試。

他要求法院讓學校通過發布“強制令”來滿足殘疾學生的需求。

普利德曾試圖在最高法院起訴這所大學違反合同,但此案已於上月移交聯邦法院。

在最高法院的聽證會上,邦德大學辯稱,大學是否需要被迫為殘疾學生提供“調整”,是一個“極具爭議、懸而未決的法律問題”,“對大學和更廣泛的高等教育部門具有重要意義”。

邦德大學的一位女發言人表示,一名學生選擇就“成績和學業表現”提起訴訟,這“令人遺憾”。

“我們的標準是公平適用的,沒有商量的餘地,”她說。“我們歡迎有機會針對這些指控捍衛我們的標準。”

該大學尚未向聯邦法院提出辯護,案件將於9月19日重新開庭。

昆州的一些大學已經被提起了一系列的訴訟,其中包括一名印度學生狀告詹姆斯庫克大學(James Cook University),要求賠償310萬澳元,理由是他未能通過入學考試,喪失了“性慾”以及職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