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时代报》报道,监管部门发现,维州学校每年都秘密开除上千名学生。
Jeri Packham就是其中之一,她表示,所在的州立学校在她没能通过11年级VCE英语单元考试之后,要求她离开学校。当时,她正在和抑郁症及焦虑症作斗争。
“他们也没有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就直接说’你没通过考试,再见’。”
维州监察专员首次对学校非正式开除学生的情况进行了调查。发现每年都有6800名学生被挤出维州州立学校。
报告中说:“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这些现在怎么样了。”
去年,维州州立学校正式开除的学生人数为278人,大部分是8到10年级的男学生。
监管部门此前就提出,2016年有43名小学生被开除。其中有些学生的年龄只有五六岁。在此之后,校长在开除8岁或以下的学生之前必须征求教育厅的审批。


监察专员Deborah Glass说:“很难想象这些5、6岁的孩子做出了哪些行为,在哪种情况下导致开除是唯一的选择。”
被开除的学生中,近三分之一都有残疾或精神疾病。被要求离开学校的学生人数实际还要多得多。
报告中说:“每年离开学校的学生中,其中上百名甚至上千名是受到了来自学校的压力。”
Glass表示,而且这些校长也没有确保被开除的学生找到了另一所学校就读。
有些情况下,学生在被一所学校开除之后,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都没有上学。
Glass对费尔法克斯传媒说:“有的家长只能放弃工作,因为他们没办法给孩子找到一所新学校。那些校长就直接甩手不管。”
而且各学校学生被开除的原因也各有不同:
多次将手机带到学校,不完成作业,说出攻击性的语言;
不穿正确的服装,太晚去学校以及在教室里使用冒犯性语言;
殴打一名助理校长;
承认在学校操场吸食大麻等。
2014年到2015年之间,被开除的学生人数增长了25%。


为了对此作出回应,州政府宣布将投资590万元实施一项计划,用来对那些作出挑战性行为和有复杂需求的孩子进行教育。
教育厅长James Merlino说:“你不能直接放弃孩子。我们正在积极实施监察专员的建议,支持校长、教师和孩子。”
澳洲校长联盟主席Julie Podbury表示,为了避免接收被开除的孩子,校长们都想尽办法。
17岁的Jeri已经一年没有上学了。Jeri之前所在学校的校长否认了随意开除学生的指责,称教师都曾试着帮助她完成VCE考试。
但是Jeri对未来很乐观,已经注册了TAFE的护理课程,将于明年开始。
“重新学习对生活可能有所改变,但是应该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