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时代报》报道,只有4500人的Numurkah小镇最近被贴上了维州第二大轮胎垃圾场的标签。
就在两周前,环境保护局接管了维州最大的轮胎垃圾场,因为这些轮胎带来了非常大的火灾隐患。
但是对于小小的Numurkah来说,长达10年的轮胎堆积问题依然存在。
环境保护局预测称,在Goulburn Valley Highway旁的一块土地上堆积著40万至100万个轮胎。
此前,Stawell在高峰时期曾堆积了900万个轮胎。可是与此不同的是,Numurkah堆积轮胎的地方是道路的延伸路段。这些堆在一起的轮胎不仅丑陋而且一旦发生火灾,小镇可能会被有毒淤雾包围。
前议员比尔·格里得(BIll Gread)说:“这是Numurkah最大的问题。”
格里得称,这一整件事就是一种羞耻。首先,Moira Shire市府允许这些轮胎堆积在这裡,但是现在要挪走却没这么简单;其次,环境保护局认为监管这些轮胎并不是他们的工作。


据悉,这些轮胎的主人是商人。其中包括雷蒙德(Raymond)和他的儿子沙南(Shanan)。
雷蒙德的父亲凯尔文(Kelvin)同样有名,他被认为是一名成功的商人,30多年前,他的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最终导致一家公司被清算,他自己也破产了,50多名当地人蒙受损失。
雷蒙德自己也是警方调查的对象。2014年,他被控从西班牙进口毒品。
但是在那之前,2003年,雷蒙德和凯尔文就曾卷入一次纳税诈骗案中,二人旗下的两家公司被罚款5200万元。
但是,2007年,市府给了他们又一次机会,批淮他们将位于公路和Saxton Street West拐角处的一块土地开发成轮胎回收厂。而二人所有的Sidebottom集团就开始将轮胎堆积在这裡。但是直到2013年,土地开发审批都延期了好几次,但是这裡依旧没有被开发,轮胎堆积在一起,乡村消防局开始有点担心了。
就在消防局提出火灾隐患之后不到一个月,大火就发生了。黑色的有毒淤雾冲上了天空。消防人员表示,幸好那天没有风,不然这场火可能带来严重的健康危机,甚至可能导致整个小镇被疏散。
Moira Shire执行长马克·亨德森(Mark Henderson)表示,他来到这个岗位上才3年。换言之,市府的这一堆烂摊子不是他的错。
亨德森表示,市府本应该早些介入。“我认为,当轮胎开始堆积,而没有回收厂运转迹象的时候,市府就应该采取行动了。市府不希望纳税人来支付清理的费用。我们认为Sidebottoms应该自己清理这堆轮胎。”
2013年,市府将Sidebottom集团告上了维州民事与行政仲裁庭。但是两年后,这些轮胎依然没有被处理。他们只好将此事告到了最高法院,法官也注意到,这些轮胎给当地社区带来了很严重的威胁。到目前为止,这件事已经花费了市府25万元。
在33岁沙南发布的声明中,他表示,自从自己2015年5月掌握了这批废弃轮胎之后,已经挪走了732吨轮胎。
格里得表示,小镇的耐心已经快要耗光了。
Numurkah希望能通过玫瑰和草地而知名,“但是看来不久之后,我们就要因为这裡的轮胎垃圾场而闻名澳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