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时代报》报道,在结束了墨尔本CBD繁忙的一天工作之后,克里希·汤普森(Chrissy Thompson)和一个朋友决定叫一辆Uber车回家。
但是当司机停车时,他马上就拒绝载汤普森回家,称她的轮椅没办法放在车里面。
但是其实汤普森使用的是一种专门为截瘫病人设计的轮椅,这种轮椅很轻,重量只有7公斤,用户可以在不需要帮助的情况下自行从轮椅上移动到驾驶座,并将轮椅折叠起来。
轮子可以被拆卸下来放在后备箱,而轮椅的框架就直接被放置在汽车座位上,汤普森正好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坐在自己的小汽车上。
汤普森说:“我提出来要教他怎么放轮椅,但是他甚至直接拒绝了我的要求,称他可以自己选择搭载的乘客,所以他不会载我,他表示没必要载我这样的人。”
汤普森告诉司机,仅仅因为自己坐轮椅就拒载是一种歧视行为。但是司机也提高音量来回应。附近一家酒店的门童还要求司机降低音量,这名Uber司机随后驾车离开。


Uber公司政策明确规定,司机要最大程度地搭载持有助行器、拐杖、折叠式轮椅以及其他辅助装置的乘客。该公司对任何形式的歧视也采取零容忍的政策。
汤普森非常沮丧,觉得受到了侮辱和伤害。“那名酒店工作人员也发现那名Uber司机很不尊重人,他还来问我有没有事。”
汤普森随后搭出租车回家,没想到竟然在Uber软件上收到通知,那名司机竟恶人先告状,投诉汤普森,称其违反了Uber的“社区标准”。
汤普森和一个朋友也通过Uber软件投诉了这名司机。但是Uber公司针对其投诉做出的回应让汤普森更加心灰意冷。
一个礼拜之后,Uber公司才和汤普森取得了联系(用户只能通过软件投诉而后等候公司联系,无法直接与Uber公司取得联系)。
在电话中,工作人员向汤普森保证,他们会调查此事,严肃对待,但是电话挂断之后,她通过软件收到通知,称Uber公司不会透露调查结果。
“他们唯一真正能保证的事情就是未来不会把我分配给那名司机,这根本不是一个实质性的结果。这种处理方式缺乏透明度,而且完全把受害者隔离在投诉程序之外。”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如果出租车用户想要投诉,出租车服务委员会有一整套完整的投诉程序,其中包括调查和处理办法。投诉的用户也会收到处理结果。如果用户不满意,他们可以向维州监察专员报告此事。
汤普森是一名公务员。她说:“我不想就这么算了,大家总认为,残疾人就应该逆来顺受。不管遭受什么待遇,都应该心怀感激。”
当被问及对此事的评论时,Uber公司表示,他们对乘客和司机都有相关的社区指引。“会根据反馈采取适当的行动”。
“我们已经与澳洲残疾人联邦一起合作,为那些具有不同需要的乘客开发Uber协助产品,公司将继续努力,增加Uber在墨尔本的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