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正在经历一波婴儿潮,但墨尔本却是该州出生率最低的地区。

包括Bendigo,South Gippsland,Kerang和Swan Hill在内的乡镇地区,拥有全维州最高的出生率,与墨尔本CBD和包括Prahran,Toorak,Brighton和St Kilda在内的内城区形成了鲜明对比。

新的数据显示,居住在维州和新州交界处的Gannawarra的妇女平均生育的孩子数量是生活在墨尔本市内女性的两倍以上。

女性城市居民平均生育0.86个婴儿,略低于Stonnington(1.08),Yarra(1.13)和Port Phillip(1.14)。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出生数据显示,Gannawarra的母亲平均生育2.41名婴儿,紧随其后的是Towong(2.4),Swan Hill(2.34),Loddon(2.31)和Mansfield(2.28)。

墨尔本大学教授彼得·麦克唐纳(Peter McDonald)表示,居住在城市的妇女往往由于更加关注高等教育或职业,往往推迟生育或生育较少的后代。

他说:“较迟生育的女性往往注重事业,而且她们多是移居墨尔本的女性。”

本和索菲·托德斯奇尼(Ben and Sophie Todeschini)这对父母选择在Bendigo养育他们3岁的女儿爱丽诺(Eleanor)和8个月大的海泽尔(Hazel),因为这里居住空间大、生活成本低。“住在这里我们要到处逛更方便,有很多地方可以玩和停车。”

“日托也更方便。在墨尔本,你很难挤进日托和学校。我们设法买了一栋带有大院子的房子,还养了几条狗。在农村以外,你很难做到这一点。”

凯特琳·伍兹(Caitlin Woods)和马克·尼尔森(Mark Nilson)有个半岁的女儿奎因(Quinn),他们俩都在Bendigo长大,也计划在自己热爱的小镇养育孩子。伍兹说:“我们自己有这样的成长经历,所以希望我们的孩子也能这样,而不是住在大都市地区。这里的生活不会很忙碌,学校比较小,但更有一种小区感,还有很多体育活动。”

维州的整体出生率为1.73,是十年来的第二低。

维州的出生率多年来一直在稳步下滑,远低于2.1的人口替代率。

根据麦克唐纳教授的说法,出生率下降被移居维州的人口水平较高所抵消。他说:“有很多移民来到维州,很多人很年轻,所以增加了可能生育的妇女人数。”

在过去十年中,将近20岁以及20岁出头的女性出生率降幅最大。与年长女性相比,这个年龄组的出生率已经创下历史新低。

与此同时,45-49岁女性的出生率几乎增加了三倍,而30多岁女性生育的孩子增加了3.3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