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有六个孩子的苏丹裔母亲表示,澳大利亚法律太多,而且没有足够的工作机会,这些综合因素酿成墨尔本一波接一波的犯罪。

Asha Awur的长子因卷入帮派活动入狱,她说正是孤立和无力养活自己促使她所在小区的男性加入黑帮。来自苏丹等非洲国家的移民已经逃离创伤性的成长环境,并努力融入澳大利亚文化。

她说,他们努力要适应的东西包括国家的法律条文,这些对陷入困境的年轻人来说是“非常令人困惑”的。

“我们有这些法律,但这些很让人困惑,我为孩子们感到难过,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Awur还说,这些非裔男子觉得自己的新生活是“孤立和沮丧”的,他们常常把犯罪当作一种与内心情感作斗争同时也是支持自己的方式。

Sudanese mother Asha Awur says there are 'too many laws' in Australia, and it confuses children who come to the country from overseas

Awur的孩子不大,她说即使是那些搬到澳大利亚的孩子,也会努力适应学校的生活,特别这是一个以基督教为主的国家。

在苏丹,宗教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多数人都信奉伊斯兰教。

Awur还表示,澳大利亚没有对外国人提供足够的支持或给予机会让他们维生。她自身就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她的Centrelink福利金还不足以养活她的孩子。她因此偶尔可能会剥夺孩子们娱乐的权利,她认为这可能导致她的儿子犯罪。孩子依赖她提供零花钱,否则他们就会去偷窃。

她的孩子可能会觉得,“如果妈妈不总给我钱花,那就没有零花钱,也许我得换种方式偷东西,这样就有钱了。”

The mother, whose eldest son is in jail for gang activity, says a lack of employment opportunities and money, as well as the amount of laws in Australia, are the driving forces behind the wave of gang crime

而Awur认为,缺乏支持常常导致他们吸毒和酗酒。没有人帮助他们,他们又不能赚钱,所以最终就是吸毒、抽烟和喝酒。

Berhan Ahmed是“非洲裔澳大利亚多元文化就业和青年服务”的首席执行官,他上周在《先驱太阳报》上写道,他的组织在政府的支持下,正在努力解决可能导致年轻非洲人参与帮派犯罪的问题。

他特别提到了就业机会和教育支持,这是该组织希望帮助其顾客克服的问题,即“向这些孩子提供资源将有助于阻止他们被招入犯罪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