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電力,沒有空調,有的只是創紀錄的高溫。

這是周日晚上數以萬計的墨爾本人所面臨的嚴酷現實,隨着水銀柱飆升,維州的電網崩潰。

在整個晚上的輾轉反側之後,許多居民不得不扔掉已經變餿的食物。

但其他人面臨的後果更加嚴重,例如老人和病人,特別是那些依靠生命維持系統的人,是最脆弱的。

74歲的Highett居民朱莉·肯普頓(Julie Kempton)受到停電的影響,但她更關心的是她卧床不起的鄰居,他正在進行姑息治療。肯普頓說:“他們沒有電,也沒有沒有空調,這真是太可怕了。我很惱火,因為一些真正需要保持涼爽、需要電力的人,明明沒有做錯什麼,卻遭到了波及。”

能源供貨商表示,空調巨大的電力需求給網絡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這樣的需求導致郊區變電站的熔斷器燒毀,切斷了成千上萬家庭的供電。

Nel Lloga: “I have heart problems, I couldn’t breathe.”

對於64歲的奈爾·珞珈(Nal Lloga)來說,這是一個特別難熬的夜晚。珞珈70歲的丈夫是一名中風患者,然而兩個人在長達15個小時的時間裡沒有電可用。即使在電力恢復之後,星期一下午空調也無法運行了。

“我有心臟問題,我被熱到無法呼吸,”珞珈說,“如果你來我住的地方看看,會發現那裡就像桑拿浴室。”

周一上午,這對夫婦不得不到女兒家中避難,以躲避高溫。她說:“這太可怕了,他們必須做點什麼。

許多Highett居民在長達15個小時的時間裡沒有電力。

湯姆·亨利(Tom Henry)也是其中之一。周日下午五點,52歲的他家中停電,而當時的氣溫高達37攝氏度。能源供貨商聯合能源(UnitedEnergy)告訴他,燈光和空調將在四到五個小時內恢復。

結果根本沒有。

他說:“我們打電話給聯合能源,我坐在那裡等電話接通等了40分鐘,然後放棄了,我認為他們不會做任何事的。根本沒有人能夠睡得好,你一早起來,迷迷糊糊地都不知道是幾點。”

現年52歲的華裔男子曾先生(Jack Zeng)是Hampton East的Wishbones Charcoal Chicken and Pasta餐廳的老闆,晚上7點,店裡正處於晚餐生意的高峰期時,燈突然全熄了。

廚房裡的工業用排風扇也“罷工”了,廚房裡頓時充滿了油煙。他說:“一切都停了。天氣非常熱,到處都是煙霧,一片漆黑。”

另一位當地企業主賈斯汀·德里克(Justin Derrick)表示,該地區已經不是第一次受到高溫停電的影響。他說:“Highett在過去的四五年里都是這樣。”

儘管他的三家企業沒有受到影響,但他表示,他的年幼子女因為停電沒什麼可玩而難受不已。“這是對他們的教育。就連2歲半的孩子也跑來跑去地問‘’我們要做什麼?’而我正在教我的6歲孩子認識到真實世界的現實。”

Highett的44歲居民普拉特(Jo Pratt)表示,儘管電力已經恢復了,但她的網絡還沒有恢復。她說:“因為我們用的是NBN,所以我們的家庭電話都沒法用了。真令人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