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一名女子的遗产款因澳洲邮政差点给弄得不翼而飞,直到6星期后才找回来,她为此压力大到浑身上下不舒服

加拿大出生的鲁兰(Claudia Ruhland)正等着收一份内含5.5万元银行汇票的挂号信,而从加拿大的寄出日期是2017年12月19日。

正常情况下,10天之内就能收到,但是这封挂号信却迟迟没有到,这位两个孩子的母亲开始害怕会出现最坏的情况—它会不会丢了?

这笔钱属于她应得的遗产,经过三年的诉讼大战,她终于获得了这笔钱。鲁兰说,翘首以待的压力给她的健康状况带来了巨大的负担。

“压力实在无法忍受,我最担心的是银行汇票被偷了。我的加拿大律师建议,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也没办法做什么,我们只能受损失。我非常震惊,无法相信这一切会发生。”

鲁兰表示,这笔钱是以银行汇票的形式寄过来,而不是电子转账,因为她被告知这是最好的方法。

Claudia Ruhland was left feeling physically sick by the bungle. Picture: Supplied

但根据追踪记录,挂号信于12月30日到达澳大利亚,之后再无更新。1月19日,鲁兰质问加拿大邮政和澳洲邮政,但几天后,关于她的这笔钱仍还是杳无音讯。

直到2月2日鲁兰再次联系澳洲邮政,并被告知这封挂号信神秘失踪46天后,最终确认流落到西澳Lake Grace。

她不知道这封挂号信为何跑到了西澳,而在珀斯和Lake Grace的邮件分拣中心之间来回往返折腾了数周时间。

她打电话给位澳洲邮政,当工作人员告诉她这封挂号信最终已被找到时,她禁不住崩溃痛哭。但鲁兰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这封信被送到了Lake Grace,更不用说为什么它一直被错误分拣,屡次在西澳邮局周转。

鲁兰要求Lake Grace邮局工作人员,把这封挂号信放到次晨达快递邮件袋里,写清楚她的地址,删除追踪标签,在快递到达维州后,发短信或邮件告诉她快递单号。

The letter arrived in Lake Grace, Western Australia — where it stayed for weeks. Picture: Supplied

最终,经历千辛万苦,这封挂号信及汇票于2月8日抵达。鲁兰说,她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是为了提高大家的意识,并鼓励澳洲邮政进行彻底调查,以保护其他客户。

“我无法相信这么贵重的邮件会出现连续错误。”她说道,“我对澳洲邮政和这件事的处理方式非常失望。这不是实际工作人员的错,很明显,这是由机械故障引起的但在某种程度上,你必须不受这些程序的影响并使用一些常识。”

鲁兰表示,这次问题造成了“巨大而不必要的压力”,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澳洲邮政有她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仍然会出差错。

而澳洲邮政表示,丢失邮件的客户可以登陆公司官网咨询。一位女发言人说,澳洲邮政为高效的邮件投递感到自豪,绝大多数快递–超过98%,都已安全按时抵达。

“很明显,这次出现了一点问题。我们已经与客户联系,并将进一步调查此事。”

Ms Ruhland slammed Australia Post for not communicating even though they had he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