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hospitalitymagazine.com.au报道,一家广受欢迎的汉堡店的前老板最近因为克扣年轻工人及海外劳工工资而被罚30余万元。

此前在Brunswick和West Melbourne拥有和经营Burger Buzz门店的Todd Patrick Buzza被罚款51,735元,而他的公司Rum Runner Trading Pty Ltd则因为克扣工资一事被罚258,495元。

公平工作委员会针对Buzza及其公司两次提起诉讼,此次罚款是联邦巡回法庭做出的决定。法官Suzanne Jones认为这是大胆极端的行为。

早在2016年6月,公平工作委员会就提出了第一次诉讼,当时这家公司克扣两家Burger Buzz门店内7名员工7113元的工资,并拒绝遵守Compliance Notices的要求补发工资。

第二次起诉则发生在2016年12月。Buzza发现克扣Brunswick门店5名员工共7513元工资。

大多数被克扣工资的员工都是年轻工人或海外劳工,其中包括很多大学生及417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他们工作的时间从5天到11周不等,而且这些工人通常都是值夜班和周末值班。

据悉,其中5名工人一分钱工资都没有拿到,其他大多数人的工资还不到法定薪酬的一半,就连这不到一半的工资还是这些劳工费劲追着Buzza才要到的。

Buzza和公司也没有遵守Notice to Produce记录和相关法案。

这些工人出庭作证,讲述克扣工资给他们生活带来的影响,包括很难负担房租、食物和支付账单等,还有需要从其他家人那里借钱生活。

其中一名工人表示,为了买食物和支付房租,他不得不被迫把自己的东西卖掉。而另外一名工人表示,生活所迫,她只能搬到其他州和父母一起住,因为她再也无法负担住在墨尔本了。

法庭文件显示,其中一名员工在一个月的工作后没有领到工资,其中还包括33小时的周末加班。Buzza告诉这名员工,他给新员工支付17元的时薪,而给那些加班的有经验员工支付20元的时薪。

但公平工作委员会表示,按照相关规定,员工们最低时薪应为18.47元。

这次的案例只是其中一个,公平工作委员会最近一段时间针对餐饮业雇主提出了一系列罚款。在2015-16年及2016-17年,参观、咖啡及外卖商店占据公平工作委员会遇到案例的29%。

公平工作委员会监察员Natalie James表示,这对餐饮产业是一个警钟,提醒他们要改善从业情况。“闹上法庭的严重案例中,近三分之一都发生在同一个产业。公平工作委员会的经验和数据显示,参观、咖啡和快餐业有不遵守相关规定的文化。这是我们完全不能接受的。社区也对克扣员工工资的新闻给越来越无法容忍。”

在2016-17年,公平工作委员会收到的匿名工人举报中,餐饮业也占据了39%。

“仅仅因为其他店都这样做或者你买下这家店之前的老板这样做,你就也跟着一起克扣员工工资,这样是不对的。就算你没有听说过我们这个部门,只要你谷歌搜索”薪酬“,你很快就会被指引到我们的工资计算器。你也不用费劲就能找到相关规定。我们经常发现有些企业甚至都没有最基本的查询,更糟糕的时候,他们会忽略公平工作委员会或其他顾问提出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