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千禧一代抨击Y世代只知道哀怨,买房都不敢开始去尝试,但她却透露,自己每周从父母那里拿200澳元的零花钱。

来自墨尔本的艾米丽·鲍尔(Emily Power)说,她把自己的财务大权都交给了父母,因为她不相信自己能管好钱。

她的父母可以使用她的银行账户,并在支付完所有的大项费用后,每周给她200澳元的零花钱。

这位房地产记者在2016年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概述了她的计划,题目是“我33岁,我的父母仍给我零花钱”。

鲍尔表示,读者对她这篇文的负面反馈让她很惊讶。

“有些人说我是白痴,我在网上被喷个半死。我不认为这是一种谩骂,但我被这种消极的反应所震惊,”她说道。“他们可能觉得,对这样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年轻人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仍无法处理她的财务,却还需要她的父母,这点让人震惊。”

鲍尔表示,年轻一代因花太多钱享用牛油果早餐而不是存钱买房而被抨击,但她认为,无法实现买房的真正原因是Y世代只知道哀怨,连开始都不敢开始,他们永远不可能像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那样从房地产中赚钱。

'Check your expectations at the door and accept that real estate investment is a long haul,' says Ms Power (stock image)

她说,要接受房地产投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要被价格所吓倒,可以选择保守购买。也就是说,选择一些你期望值不是很高的郊区,这样你的抵押贷款压力就没那么大(说不定你的能力还可以超过每月最低还款),并利用这一资产净值为你下一次再买房助一臂之力。

要进入房市有多难,鲍尔深有体会。直到最近,她还面临着严重的债务问题,她信用卡曾两次欠下7000澳元。

2015年底有一天,她向父母透露了自己的支出问题,并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由她的父母管理她的薪水,再给她零花钱用。

“我的父母每两周就会给我400澳元花。”

Ms Power advises to find suburbs with railway upgrades, public transport access to the city, money being spent on university campuses and job creation (stock image)

当年那篇专栏文章登上了新闻头条,但两年多过去了,她几乎攒了4万澳元,刚好是第一套房的首付。

Y世代所面临的购房问题,她没有全部答案,但她知道,他们需要“像个买家一样动起来,去谈 价,即便他们破产。”

她说,为了买房,一对夫妇可能至少要存四年半的钱才能存到首付。如果是一个人,他可能得牺牲更多假期,衣服和咖啡,才能凑到一套普通住房的首付。就像运动员为争夺奥运金牌训练一样,你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以便在长时间里保持动力和自律。

Ms Power says even if you have a few dollars in your savings account, it's wise to start chatting to a bank manager about how much you could likely borrow (stock image)

即使你的储蓄账户里没有多少钱,但最好还是和银行经理谈谈你能借多少,这样你才会把目标放在你的储蓄目标上。

鲍尔说,房地产市场各不相同,要着眼于更大的市场。墨尔本市场并不是一个必要的指标,你可能会错过一个你觉得无法负担得起的城区,但实际上是你不知道其中存在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