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时代报》报道,在经历了暴力执法的指控及高层被解雇的风波之后,维州警方又被曝伪造了逾25万次道路呼吸测试的结果,这样做似乎只是欺骗系统的一种策略。

《时代报》了解到,内部调查发现,在5年半的时间内,25.8万次酒精呼吸测试的结果都是伪造的。

在此期间,警方一共进行了1770万次呼吸测试,造假呼吸测试占据总呼吸测试的1.5%。

警方认为,工作人员可能自己对着酒精探测器吹气,最大的可能是因为懒惰或者要达到工作目标。

维州警方专业标准调查科副专员称,这是对社区信任的一种背叛。

副专员Russell Barrett说:“我有自信地说,25.8万次呼吸测试都是伪造的。这太糟糕了,而且我们是维州道路安全的负责人,这是非常糟糕的行为。”

Barrett表示,去年年底,交通事故委员会发现了数据中的异常,这才对维州警方提出了质疑。而这次质疑也让有关部门对过去5年半的酒精测试器数据进行了审查。

Barrett称,审查发现很多时间很紧密的可疑呼吸测试结果。

一般说来,一名警察在道路上与一名司机交谈后再进行呼吸测试然后才会移动到下一辆车,所以每次测试之间应该有一些时间间隔。但是伪造的测试都是接连发生的。

这就说明,工作人员可能把手指伸进了吹气口又或者是他们自己对着机器吹气。

目前还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警察会这样做,可能是因为懒惰,也有可能是受到道路测试配额的压力,也有可能二者皆有。

Barrett说:“我们都在问的问题是到底是为什么,但是无论他们有什么理由,这都是不能被接受的。”

由于司机没有真的接受测试,所以警方伪造测试的结果并没有导致社区居民被错误地罚款或起诉。但是他也表示,警方让社区居民失望了。

“没有人被错误地起诉,但是这依然是非常糟糕的行为。社区居民是信任我们做这样的工作的,而我们也相信我们的警队成员。”

据悉,伪造测试结果的事情不是发生在某一个特定的区域或检查站。“这是普遍行为。”

不过执勤警察和公路巡警据信要负上很大责任,而相比而言,乡村地区伪造测试的现象更多。

警方称,他们将立刻开始实施对初步呼吸测试的监管、控制和审查。技术人员也将开始研究如何进一步改善呼吸测试的装置。

Barrett说:“我们下一步会寻找多种方式,改善和增加我们的内部控制。我们正在考虑定期审查的可行性,也希望初步测试结果能够包括运营商的详细信息。”

不过因为这些装置不是被分发给单独的警察,所以要找出哪些警察伪造了测试几乎是不可能的。

“数据分析的时间跨度很长,而且数据组也有很多变量,这些警察也可能更换了地点。”

根据此前的警方声明,每年他们都会对司机实施400万次酒精测试。

在收集到足够多信息之后,维州警方计划于下周向公众报告这一事件。

专业标准调查科已经开始将他们的发现通知给政府及交通事故委员会等其他部门。

维州警方也将开始进行史上最大一次改革。

Barrett表示,有关部门将造访维州每一个警方工作地点,探讨有关问题。”我们将在维州警方内部开展最大一次工作场所指引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