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一,我在Merri Creek看到了一辆被丢弃在路边的oBile。oBike公司从2017年6月开始在墨尔本上线运营。最近,因为环保局施加给该公司的规定,他们对市府表示,将撤出墨尔本市场。

你应该在很多地方见过这些所谓的oBike小黄车。这些单车躺在车道上、被人仍在步道上,甚至还有人把这些单车丢在当地的公园里。

其实,“丢弃”不能准确描述oBike在这座城市的命运。oBike曾被人仍在树上、挂在停车标志上、停在可移动厕所的屋顶上。就连Yarra河也不能幸免,有关部门从河里捞出了100多辆oBike。

与“丢弃”相比,oBike这样的遭遇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的成分更多一些。墨尔本人(至少是部分墨尔本人)似乎已经展开了一场比赛,看看究竟有谁能把这些单车放在最奇怪的地方。去年,oBike承包商花了4个小时才在Jeff’s Shed和Hoddle Street大桥之间的Yarra河里捞出了42辆单车。我很惊讶的是,居然没有人把车子扔在Arts Centre,或者把车子挂在Westgate Bridge。

大多数时候,这些自行车被扔在步道上或到路边。在北区,我曾经从内城区追踪过这些自行车在城区内的动向。沿着Lygon Street、Nicholson,最终穿过Bell Street,看上去像是什么东西的标记一样,毫无疑问,墨尔本其他地区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人们恶作剧式的放置单车一开始还很有趣,但慢慢变得有点烦人。最终,大家的这种做法让oBike共享单车无法再在墨尔本运营下去。本周二,oBike公司宣布,他们将把单车带走,直接回家了。

新环境保护局的监管规定原本是想让单车管理更加有序,但是这一规定似乎太过麻烦,其中包括单车堵塞城市街道超过2小时公司就将被罚3000元。

这家oBike共享单车公司一定是想着把“随便停吧,我们会追踪单车去向”作为独特的卖点。要知道,固定的单车停车点还是会给用户的使用带来一些不变。但是墨尔本人似乎把“随便停吧”当成了对他们创造力的一种挑战。

但是真正的问题在于oBike没能获得社会的认可,让居民自发地把城市街道作为一个巨大的自行车停车场。运营商需要让大家建立一种观念,那就是骑行者一定要对适当停车这件事负起责任。但是他们在上线运行之前没能做到这一点。

oBike的离开并不意味着共享单车计划在墨尔本的结束。中国的摩拜单车以及ofo也即将在墨尔本上线。

这其实是一种耻辱,我们的道路挤满了只坐着一个人的汽车。而我们的公共交通系统已经不堪重负。墨尔本人正在闹着要想出一个方便大家出行并解决交通问题的创新性解决方案,oBike本来应该是其中之一,但是我们或单车公司似乎都没有做好准备。

(本文摘译自《时代报》Matt Holden文,Matt Holden是《时代报》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