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尔•韦特勒(Claire Withile)和凯特•波拉德(Kat Pollard)有许多共同之处,两人都是30岁,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和租房。

韦特勒说,“我们都是事业型,热爱公司,我们也都知道,如果没有父母作担保,想要买到一套我们梦寐以求的房产是不可能的。”

但这对她们俩来说也都不是选择。韦特勒的父母来自南非,在澳大利亚待了10年,所以她不能依靠他们的退休金或储蓄,而波拉德的父亲几年前就去世了。

相反,这两人正相互寻找机会以踏入墨尔本的房产市场,她们计划共同购买一套房子,并寻找其他人加入她们的行列。

“要想住在我想住的地方,我可能得租房,但我还是想拥有一套房产,”韦特勒说。“我觉得这算是个生意,对我来说,这是很明显的。”

买家将成立信托基金以购买投资物业,必须持有至少5年。这项计划将由律师起草的一份全面合同制约,韦特勒希望总共有5个买家,并遵从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它就像个董事会”。

传统上,已婚夫妇、房产共有权现在具有更广泛的吸引力。律师和房地产行业人士称,这种现象已经变得越来越普遍,尤其是在房价飙升的地区。

在最近对1000多名澳大利亚人的调查中,30%的人表示,他们会考虑与朋友或亲戚共同购买房产。

但法律专家警告称,这种做法会带来重大的财务和情感风险,并可能带来麻烦及代价高昂的纠纷。

Russell Kennedy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斯蒂芬•芒策(Stefan Manche)表示,“我们可能会兴冲冲地去购买房产,但却没有考虑周全,最终可能会几败俱伤。”

买家应该计划至少12种不同的情况,包括婚姻、孩子、失业、健康问题、死亡和关系破裂。

如果房产需要大修,但只有一个买家能负担得起,会发生什么呢?他们会有单独的贷款吗?如果有人拖欠还款怎么办?

芒策说,当一个买家决定要出售,而另一个买家不愿意出售时,最终通常只能法庭上见。

“最终可能会在维州民事和行政法庭解决纠纷,而大多数情况下,它必须被出售,每个人拿回各自的资金。”

在过去的一年中,新的部分投资和共同购买平台出现了,旨在迎合越来越多无法独立买房的澳人。

Kohab的创始人大卫•道森(David Dawson)表示,对许多潜在买家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储蓄存款,该公司最近推出了一个旨在帮助共同业主者的数字平台。

道森说,“如果你能将存款减半,或者只需要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你就能更快买房。我们看到两、三、四个人一起合伙买房,这是相当普遍的。”

中央昆士兰大学商业与法律学院的副教授加里克•斯幕尔(Garrick Small)说,就算有深思熟虑,像Kohab这样的数字平台本身还是有风险的。

他说,如果一个人中途放弃,部分所有者可能会陷入困境。

“如果你想保住那套房子,你要做的就是找别人接盘,困难之处在于市场是非常狭小,原来的买家通常需要重新谈判协议的条款。”

斯莫尔教授说,共同所有权还可能使住房负担能力进一步恶化。

“如果我们回到经济学的基础上,应该说的是,市场价格要稳定或下降,应该是减少买卖。如果市场上涌现了我们这类半投资者和合伙人,那么整个市场就会有更多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