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Domain网站报道,本周一,第11届宜居城市峰会在墨尔本召开。墨尔本过去连续7年都被评为世界最宜居城市。但是主讲人提出了一个问题:墨尔本真的配得上这个称号吗?这也就意味着,虽然这个称号是一个不错的标签,但该说法确实是真相吗?

在对与会人员发表的演讲中,皇家墨尔本理工学院公共卫生学者Billie Giles-Corti表示,墨尔本的人口到2050年就会翻倍。就为一个健康、宜居并可持续的城市提供基础设施而言,特别是为墨尔本的边缘城区提供基础设施来说,“我们有一些问题”。

教授Giles-Corti表示,根据世界标准,墨尔本郊区的房屋密度太低,每公顷只有15套住房,“对于一个可行走的城市来说密度太低了”。她指出,可行走性是决定宜居城市的一个因素,因为行走对身心健康都有好处。

而要达到可行走性,郊区的住宅比例需要翻倍才行。

“每公顷需要由20至29套住房。这样人们才更有能选择步行,开车的可能性会减半。”

Giles-Corti表示,希望开发商、政府及社区利益组织做得更好一些。

“我不是说要建高楼,只是要有允许修建更好公共交通的住宅密度。”

研究显示,一个人住的离内城区越远,公共交通和服务就更家不稳定。

Giles-Corti呼吁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来提高宜居性。她指出,大多数首府城市都没能完成他们规划的交通连接性。

“在墨尔本、悉尼和阿德莱德,只有36%的住宅能够很方便地到达附近的公交车、电车或火车服务。在珀斯,12%住宅才有很方便的公共交通,我们住宅密度这么低实在是让人震惊。”

虽然定义宜居性的有很多因素,Giles-Corti认为,宜居性应该还要多方面的条件,包括土地使用、交通、开放空间、就业、健康和社会服务、教育及公共安全。

“所有这些系统整合在一起才能称之为一个城市。”

Giles-Corti表示,不只是墨尔本在经历百年一遇的人口增长,人口增长是一种全球现象。

“到2050年,70%的人将主宰城市里,我们需要不同的政府模式来管理这种快速增长的情况。联合国也意识到,如果要解决这种有损社会增长及社区发展的长期问题,这应该是一整个社会要一起行动。”

Giles-Corti表示,一个真正的宜居性城市应该能对居民的健康产生积极影响。

“我们需要所有城市系统一起协调。我们不能继续让孩子们住在没有任何设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