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连续七年蝉联全球最宜居城市称号这一点将是一段时间内的一个纪录。

就像是足球季每周末离开MCG的观众一样,我知道墨尔本人在面对失败时也会微笑,同时也会为下次的成功而欣喜。

是的,在此次经济学人智库的城市宜居性评比中,维也纳战胜了墨尔本,以0.7%的微弱优势赢得了最宜居城市的称号。

我们向他们致敬,但我们同样要记得,数据显示,与此前相比,墨尔本现在的宜居性更高。98.4的高分是自从墨尔本登顶最宜居城市以来的最高分。

但我们也不能因为这样的分数而沾沾自喜。我对我们的城市感到很自豪,我也鼓励所有墨尔本人去面对我们的损失。这也是一个让我们集中在现在面临的挑战,并且以大胆的行动加以应对的机会。

最近几年,我们的城市出现了现象级增长,这是对我们城市宜居性的一次检验,这个发展过程见证了我们成功的过程。

受到强劲的经济、温暖的社区精神、生机勃勃的街道和文化生活的吸引,新居民和企业、游客、投资者和学生都来到了墨尔本。

迅速的人口增长导致拥堵问题进一步恶化,给服务及公共设施带来了压力。到2050年,墨尔本的人口将翻倍,所以在让压力最小化的同时让发展的益处最大化是非常重要的。

就像是坐在温水缸里,有些人可能会说连续7年的最宜居城市称号让我们有种放松感。那么现在就让我们利用这次的机会来想想需要改善些什么。

我们是怎样规划城市中心的,最初是由调查人员Robert Hoddle于1837年设计的,早在汽车出现之前,而且当时的人口只有3000人,我们需要采取行动解决拥堵问题,设计有创意性的交通方式,并建设更多可负担住房。

在CBD任何方向看一看,你都能发现我们城市的智能城市规划和基础设施项目都正在进行中。我会继续确保墨尔本与州政府及联邦政府一起密切合作,给社区带来最好的效果。

Metro隧道完成之后会大大缓解通勤者的麻烦。对各级政府而言,建设道路、铁路和骑行基础设施并让大量行人在繁忙的街道上通行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这也是基于民众讲述的每天的经历而决定的。

我们需要为新产业和新岗位创造机遇,促进经济增长。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像我们这样的超棒城市不是凭空出现的,这是通过多年的努力工作和艰难的决策而创造出来的。随着人口的增长,我们会继续以这种精神面对挑战。

《经济学人》连续7年给墨尔本最宜居城市的称号,他们也见证了墨尔本的发展。过去30年,墨尔本已经发生了改变,成为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市中心,每天都有100万人在这里。

从千禧世代到退休人士,上千居民都选择住在市中心,这里有餐馆和酒吧、娱乐商店和包括维多利亚女王市场及州立图书馆在内的墨尔本标志性地区。

现在,我们还在为城市的进一步发展做准备,我们要记住一个城市的核心原则。大城市不一定总能很好地服务社区,墨尔本市已经认识到了这些风险。

此前的一项研究显示,以墨尔本现有的基础设施,包括火车站和电车在内,还可以应对人口翻倍的情况。

在这样一个世代,我们要从舒适区中走出来,多多思考大胆行动。

作为一个城市,我们需要拥抱新鲜事物,甚至犯一些错,然后从错中迅速学习,自信地为城市迈开一些大胆的步伐。

就我自己的经验而言,我为CBD的西南角设计了一个Green概念。类似于纽约Highline Park的2.5公顷开放空间。与大家谈论到这个主意的时候,我发现虽然这也让大家丰富了想象力,但他们也开始思考要让这件事变成一个事实有多困难。

但是要知道,我们有这样让困难的事情变成现实的经历。我们已经用连续7年登顶最宜居城市来证明这一点。

所以,与其问问“为什么?”,不如问问为什么不呢?看看我们究竟能为墨尔本实施多么大胆的想法,我们的未来可能是最乐观的。

(本文摘译自《先驱太阳报》Sally Capp文,Sally Capp是墨尔本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