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纳森不知道他和三个孩子所住的出租屋里满是“冰毒”。

在不景气的房地产市场上,位于墨尔本 Warrandyte的两卧室砖房似乎是让他捡到了便宜。但在4月份,也就是他搬进来不到一个月后,他开始听到邻居议论前租客是个“坏蛋”的消息。

随后,他开始感到头痛。

乔纳森想让他的新房子接受毒品检测,但他的房产经纪人劳德斯·瓦索尼亚(Lauders Watsonia)说,他必须预先支付费用,他们再赔给他。

他对房子里的大多数房间进行了测试,结果呈阳性,每100平方厘米的检测结果都超过了0.05微克,他联系的是墨尔本法医清理中心的乔希·马斯登(Josh Marsden),并花了2000元做测试,结果有些令人惊讶。

厨房的冰毒检测结果高于正常标准的80倍,而他女儿的卧室是“毒气”最重的房间之一。

也就是说,这房子不适合居住。

乔纳森说,“我给自己做了医学检测,在我开车的时候,如果我被毒检,是否会被测出阳性?我去给当地的医生做了血液和尿液检测。我已经8年没有感冒了,现在我却有了胸部感染。”

最后他睡在房子旁边的一个大篷车里。

自那以后,乔纳森便收到了搬出的通知,但他很难找到一个愿意搬运可能被毒品“污染”了家具的人。

房地产经纪公司Lauders Real Estate拒绝就该问题进行置评。

“重大风险”

维州警方在2017/18年期间发现了75个用于生产安非他类物质的秘密实验室。其中65人居住在住宅中。从2012年7月1日到2017年6月30日,维警方找到了667个秘密实验室,其中462个制造安非他命,而474个实验室是在住宅里进行。

当维州警方对实验室进行调查时,他们的打击小组会清除化学物质和有毒设备,联系当地的环境卫生官员,并通知他们可能存在危险的化学污染,在现场放置危险的化学警告标语。

“秘密实验室使用的化学物质具有腐蚀性和危险性,对居住者、邻近的房产和更广泛的社区构成了重大风险,”维州警方的一位女发言人说。

但销售测试套件(自制化学药品和冰毒家庭)的马斯登称,有很多以前的冰毒实验室都没有被注意到。

他在犯罪现场清洁行业已经工作8年了,他认为在出租房屋之前,应该对住宅物业进行测试。

“毒品实验室可能是目前该行业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澳大利亚正经历冰毒泛滥,所以我收到很多咨询,”他说。

他们公司经常在厨房或浴室里找到实验室,但它也清除了大篷车、露营车、汽车或棚屋里的冰毒实验室,甚至在一处出租物业的儿童卧室里也发现了这样的实验室。

“还有一些奇怪的地方也可以做毒品实验室,比如有些人在(汽车)的后备箱里制造冰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