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crikey.com.au报道,墨尔本的移民拘留所有一名婴儿。她出生以来的5个月都和母亲Huyen一起居住在移民拘留所。

婴儿的父亲、Huyen的丈夫Paul周末去探访她们。这是他见见妻子女儿的唯一方式。

其实Paul是有签证和工作的,但是他的签证不包括Huyen。目前Huyen无法离开墨尔本移民过渡住宿,而她的居留问题也在处理中。虽然婴儿其实是与父亲签证状态相连,但由于母亲待在移民拘留处,她也只好呆在这里。

来自越南的Huyen于2011年和弟弟通过海路抵达澳洲,当时的她21岁。刚到达澳洲,她就立刻被关押在了移民拘留中心。

寻求庇护者资源中心(ASRC)律师一直在帮助Huyen。律师称,由于Huyen是通过海路到达澳洲的,与那些搭飞机到达澳洲的人相比,她没有机会提出自己的庇护主张。

在到达澳洲后一段时间,Huyen就被从移民拘留处转移到了社区拘留处。这就像是从监狱转移到了带有严格保释规定的民宅拘留。Huyen称,当时她的一些朋友都被遣返了,她很担心自己是下一个,于是2014年,Huyen从社区拘留中心逃跑。

据悉,Huyen逃走之后没有犯下暴力犯罪案件。她在此期间遇到了Paul,之后与他结婚。Paul来自Mauritius,他只有457签证,可以在澳洲生活工作,但签证的有效期也只是到2021年。Paul的签证不允许他担保Huyen。

去年11月,Huyen在怀孕的时候被有关部门带回移民拘留处。今年1月27日,内政部工作人员告知Huyen,她将在两天后的1月29日被强制遣返。当时的Huyen已经怀孕32周,情绪非常焦虑,还患有妊娠糖尿病。

寻求庇护资源中心对Huyen提供了帮助,希望能让她留下来。但是律师还是表示,Huyen将于下午5点从拘留中心被带走,因为内政部希望她搭乘7点半飞往珀斯的飞机。

阻止Huyen被遣返的申请在下午6点呗拒绝。

Huyen称,当时她和一个接生婆一起被送上飞机,她认为接生婆是有关部门找来护送她回到越南的。

但没想到的是,飞机没有起飞。

Huyen被人从飞机上带了下来,也没人向她解释原因。今年3月5日,Huyen生下了女儿。她此前就签署协议,同意孩子也和她一起待在拘留所里。现在Huyen的孩子没有国籍。

墨尔本大学教授Louise Newman表示,Huyen的孩子患有亲密关系相关的焦虑症。Newman曾写了一份与Huyen和婴儿有关的精神状态报告,该报告今年6月就提交给了有关部门。Newman表示,Huyen有严重的抑郁症,而孩子也已经表现出了焦虑症的症状,而且她们的病情也因为被拘留的状态而有所加重。拘留所也无法提供适当的医疗服务。

Huyen表示,她和孩子处于被人密切观察的封闭环境中,没有正常的社交或活动。Newman称,正是这种环境影响到了Huyen的抑郁状态和无助感。

Huyen本可以在等待法庭决定的时候和丈夫Paul住在一起,那里对她们来说才是一个更好的地方。而且澳洲民众也不应该为拘留Huyen的费用买单。

但是按照Newman的说法,澳洲政府认为,给孩子带来的伤害是他们阻止寻求庇护者所带来的附加损害。”在这种情况的拘留与婴儿的发展问题是有直接联系的,我们正创造一个忽视的环境,降低了母亲们照顾孩子的能力。“

媒体已经试图与内政部取得联系,希望就此事做出回应,但内政部没有回复。

如果你想寻求帮助,可以拨打生命热线13 11 14或抗抑郁热线1399 22 4636。Headspace和ReachOut是为年轻人服务的精神健康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