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crikey.com.au報道,墨爾本的移民拘留所有一名嬰兒。她出生以來的5個月都和母親Huyen一起居住在移民拘留所。

嬰兒的父親、Huyen的丈夫Paul周末去探訪她們。這是他見見妻子女兒的唯一方式。

其實Paul是有簽證和工作的,但是他的簽證不包括Huyen。目前Huyen無法離開墨爾本移民過渡住宿,而她的居留問題也在處理中。雖然嬰兒其實是與父親簽證狀態相連,但由於母親待在移民拘留處,她也只好獃在這裡。

來自越南的Huyen於2011年和弟弟通過海路抵達澳洲,當時的她21歲。剛到達澳洲,她就立刻被關押在了移民拘留中心。

尋求庇護者資源中心(ASRC)律師一直在幫助Huyen。律師稱,由於Huyen是通過海路到達澳洲的,與那些搭飛機到達澳洲的人相比,她沒有機會提出自己的庇護主張。

在到達澳洲後一段時間,Huyen就被從移民拘留處轉移到了社區拘留處。這就像是從監獄轉移到了帶有嚴格保釋規定的民宅拘留。Huyen稱,當時她的一些朋友都被遣返了,她很擔心自己是下一個,於是2014年,Huyen從社區拘留中心逃跑。

據悉,Huyen逃走之後沒有犯下暴力犯罪案件。她在此期間遇到了Paul,之後與他結婚。Paul來自Mauritius,他只有457簽證,可以在澳洲生活工作,但簽證的有效期也只是到2021年。Paul的簽證不允許他擔保Huyen。

去年11月,Huyen在懷孕的時候被有關部門帶回移民拘留處。今年1月27日,內政部工作人員告知Huyen,她將在兩天後的1月29日被強制遣返。當時的Huyen已經懷孕32周,情緒非常焦慮,還患有妊娠糖尿病。

尋求庇護資源中心對Huyen提供了幫助,希望能讓她留下來。但是律師還是表示,Huyen將於下午5點從拘留中心被帶走,因為內政部希望她搭乘7點半飛往珀斯的飛機。

阻止Huyen被遣返的申請在下午6點唄拒絕。

Huyen稱,當時她和一個接生婆一起被送上飛機,她認為接生婆是有關部門找來護送她回到越南的。

但沒想到的是,飛機沒有起飛。

Huyen被人從飛機上帶了下來,也沒人向她解釋原因。今年3月5日,Huyen生下了女兒。她此前就簽署協議,同意孩子也和她一起待在拘留所里。現在Huyen的孩子沒有國籍。

墨爾本大學教授Louise Newman表示,Huyen的孩子患有親密關係相關的焦慮症。Newman曾寫了一份與Huyen和嬰兒有關的精神狀態報告,該報告今年6月就提交給了有關部門。Newman表示,Huyen有嚴重的抑鬱症,而孩子也已經表現出了焦慮症的癥狀,而且她們的病情也因為被拘留的狀態而有所加重。拘留所也無法提供適當的醫療服務。

Huyen表示,她和孩子處於被人密切觀察的封閉環境中,沒有正常的社交或活動。Newman稱,正是這種環境影響到了Huyen的抑鬱狀態和無助感。

Huyen本可以在等待法庭決定的時候和丈夫Paul住在一起,那裡對她們來說才是一個更好的地方。而且澳洲民眾也不應該為拘留Huyen的費用買單。

但是按照Newman的說法,澳洲政府認為,給孩子帶來的傷害是他們阻止尋求庇護者所帶來的附加損害。”在這種情況的拘留與嬰兒的發展問題是有直接聯繫的,我們正創造一個忽視的環境,降低了母親們照顧孩子的能力。“

媒體已經試圖與內政部取得聯繫,希望就此事做出回應,但內政部沒有回復。

如果你想尋求幫助,可以撥打生命熱線13 11 14或抗抑鬱熱線1399 22 4636。Headspace和ReachOut是為年輕人服務的精神健康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