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黑風高,墨爾本的風在飄,火車站出現4個身影,Gary掏出口袋裡的Ipod看了下時間,周六 2:30am。

他們剛剛去了一家711,買了一杯$1的冰沙,可他就分到了兩口,剩下的全被兩個大表哥和一個表哥家的鄰居搶去了,作為澳洲傳統的青少年,4個人混在一起的時候總要搞點事情。

1個人的時候也是不走夜路的。因為自己也害怕!雖然被譽為澳洲5毒之首teenager,但是也怕路上被人懟。

2個人的時候一般就找人要要煙,經常被甩白眼那是家常便飯。不過要到一根煙就能開心個半天,再借個火,邊抽煙邊聽着Ipod里的歌享受着。那歌是喜歡的女生最愛聽的,One direction 的what makes you beautiful。

3個人的時候,那可就炸了!可以組團去商場里偷偷東西,甚至教訓一下落單的亞洲小年輕。只能找弱小的下手,現在亞洲人很多都喜歡健身,那壯的一批估計3個人一起上也要吃點虧。也怕遇到要錢不要命的越南人,搶他一塊錢比地上去撿還難。而Gary只是個高中生,喜歡跟着兩個表哥出去顯擺顯擺,有時候能跟着偷到可樂、薯片,最值錢的估計就是那條耳機線了。$5,Big W裡面順出來的。

而今夜他們是4個人。理應做點不平凡的事情。剛剛在上一站遇到一群非洲裔青年,這在當地幫派的叫條里是不允許互懟的。因為一懟起來就會互相召集人馬,難以收手。尤其容易被警察盯上,不怕警察幹嘛,就怕老媽來領走他以後把他一周10刀的零花錢都沒收了。於是看到了say了句hi就擦肩而過。大家都是夜裡出來搞事情的,各做各的互不干擾。

澳洲搞事情最多的肯定還是當地的teen,悉尼的話中東人團隊可能更勝一籌,因為人家沒事就在健身。墨爾本非洲裔更有殺傷力,因為一喊就是一群,還賊抱團。布村本土勢力大一點。而堪培拉卻像是一鍋八寶粥,oz、土著、黑人、中東人等等等等一起出沒,這也符合首都的氣質。

他們四個人走出了火車站,看到了20米開外一個戴着鴨舌帽的男子。身材並不高大,獨自夜行,背着一個雙肩包,包上一個狗頭若隱若現。那個人還點着煙!目標出現!

大表哥指了指前面的獨行男子。Gary等人會意的點了點頭,快步跟上。墨爾本夜風很冷,尤其才下過小雨,原本應該很凍的天氣,Gary卻在冒汗。

因為準備干一件大事,指不定能從這個獨行客手裡繳些煙,甚至是cash!或者還有手機電腦之類的東西。4圍1,這波虧不了。

眼見離那個人還有十來米,“鐺鐺鐺~”表哥家的鄰居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一個易拉罐。易拉罐又被風吹開。那聲音引起了前面那個人的注意。只見他回頭撇了一眼,走了幾步就往馬路對岸走去了。

“shit!”大表哥細聲說道!

四個人繼續往前走,不過前面的獨行客已經走到對街去了。站着不動,打起了電話。Gary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突發事情他也沒遇到過。

大表哥喊他和鄰居過去找那個人要煙。隨後他們再跟過去。

Gary只好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插進口袋掩飾一下自己的緊張,還有10米、9米、8米、7米……

這時候看清楚這個獨行的人是個亞洲人,單眼皮,一手拿着手機一手抽煙,眼神看起來不太好。

“hey,你還有煙嗎?”,Gary問道。

那個人說了句沒有!抽完了!還把一個煙盒扔到了地上。而且轉頭就往火車站反向走。表哥家的鄰居按耐不住的喊了句“你有錢嗎?”

那個獨行客頭也不回的喊了句沒有!接着越走越快往40米開外的火車站走去。Gary回過頭,看了眼兩個表哥。順勢撿起了對方扔在地上的煙盒!特么果然是空的!

表哥們走了過來,臭罵了幾句!Gary知道自己給本土的teen丟臉了。如果是那群非洲裔,肯定早就下手了!

這一屆墨爾本的teen真的是讓人失望。風頭全被非洲裔搶去了。這麼下去,肯定藥丸!學校里好幾個女孩還找了非洲裔的男朋友!這是他們完全不能容忍的!可是非洲裔不好惹,只能找亞洲人出出氣。

“我們在這等着!不信他不回家了!”大表哥說。蹦躂了一個晚上一個獵物也沒有找到。

“搶了錢能不能買個派給我吃啊?”Gary問。

“搶不到你就吃牛糞去吧!”二表哥罵道。

Gary看着火車站的方向,那個人已經走了進去。

……

……

……

那個獨行客就是日常晚回家的我!我到了火車站就找了警察告知有4個小兔崽子找我要煙,要錢,現在還在那守我!快去收拾吧!兩個警察急忙拿上裝備就出去了!

我叫了個Uber,很快車就來了。上車前隨手拍了幾張照片。

說說這個事情。經常比較晚回家,但是比較謹慎。畢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曾經室內硬剛過入室盜竊的紋身男。回家路上總會多加個心眼。

好在剛出火車站沒多久,看到身後鬼鬼祟祟的4個小年輕。直覺就是這群小廝是不是要搞事情?直接走到馬路對面,撥通朋友電話。

對面四個人看我走到對街了還跟過來!那很明顯對方就是要搞事情了!!這個就要注意了!人多就跑,人少就迂迴了跑。要打那都是迫不得已的時候了。對面兩個人走來開口就是要煙,正好抽沒了就不伺候了。又要錢,我又打不過那就滾犢子吧。我回火車站叫警察去了。

對於這些未成年,進行防衛是很吃虧的。有身份還好,沒身份的朋友大多還擔憂打架了自己的潛在是不是會受影響。

大家也看了最近國內龍哥被砍的新聞,白衣男子正當防衛有效!那麼在國外該怎麼進行正當防衛呢???

一篇乾貨送給大家……

(悉尼警察)

以下為正文部分

路邊不平拔刀相助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見義勇為,明心見性,一直以來對於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懲惡揚善起着榜樣的先鋒作用。人之初,性本善,善念可說人人皆有。遇到不平之事,很多人想到的是此事不對,但很少有人想到的是應出面制止這種不法行為。那麼,對於不僅擁有社會責任感和正義感並且願意出手相助的人來說,該不該出手,何時出手,因為澳洲的法律和中國有很多不同之處,如果出手會不會對自己到來法律上的責任,這些問題則會成為旅居澳洲的正義僑胞應該知悉並明確的首需。

首先,我們應該知道的是,見義勇為只要構成法律意義上的正當防衛就可免除刑事責任。

那麼,什麼是正當防衛呢?

澳洲刑法第418條明確規定了正當防衛可以免除刑事責任:

構成正當防衛要滿足以下要件:

  • 是為自己或者他人利益;
  • 為防止或者阻止任何非法的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包括對於自己或他人的自由加以限制;
  • 為保護財產免受非法侵佔、竊取、破壞等;
  • 為防止刑事程度的非法侵入自己的土地,或者為了驅逐他人非法侵入自己的土地。

    什麼法律在保護您正當防衛的權利?

  • (Part 11 Crimes Act 1900 )
  • (Crimes Amendment (Self-defence)Act 2001.)

(墨爾本警察)

為他人利益見義勇為是正當防衛嗎?

答案是肯定的。從上述法律規定中可看出,雖然維護的是他人利益而非自己利益,也一樣可以被認定為正當防衛。

在正當防衛過程中需注意哪些事項呢?

雖然正當防衛受到法律保護,可不承擔刑事責任,但從澳洲刑法第418條的規定中我們不難發現,實行正當防衛需要嚴格注意以下幾點:

  • 要確保當時的情況確有必要進行為保護自身或是他人的正當防衛行為;
  • 要注意當時情況發生的事實環境,以此決定採取何種手段和程度來制止不法行為,絕不可以過度防衛,如在發生盜竊行為後,使用私力將小偷打傷致死;
  • 如果對方停止侵害行為或者已經喪失侵害的能力,就不能再繼續進行進一步的防衛了;
  • 在為保護財產免受非法侵佔、竊取、破壞等情況下(如:偷竊),或為防止了保護或驅逐不明人員非法侵入自己的土地時,絕不可造成施害人的死亡。所以一定要注意正當防衛的行為程度。但是如果遇到人身自由受到禁錮的情況不受此限。(依據澳洲刑法第420條)

(昆士蘭警察)

是否是過度防衛怎麼定義?

如遇暴力案件,難免會以暴力阻止不法行為。那麼什麼程度算是過度防衛呢?

在著名的R v McKay (1957) VR 560案件中,一名農夫射殺了一名非法闖入他農場的偷雞賊。法官在判決時認定他進行了過度的正當防衛,因為這僅僅是為了保護財產或者保護被非法侵入的土地而造成了死亡的結果,是不被法律保護的。澳洲刑法第420條也同時規定了此觀點。

後續的法律問題:

如果一旦因為正當防衛產生訴訟,那麼您須負擔的證明義務就是旨在證明正當防衛與當時實行的不法行為之間有直接聯繫,也就是因為當時的不法行為才進行正當防衛而不是因為其他個人原因。

而檢方則要承擔更重的證明義務,包括證明您違反了正當防衛的要件(見上文),或者進行了過度的正當防衛,並達到“無合理疑點”的程度才可以判定正當防衛不成立。

(南澳警察)

見義勇為之後,我可以進行“Citizen  Arrest”嗎?

“Citizen Arrest”也稱作“公民逮捕”或“扭送”,就是指將當場抓獲的不法分子強制送交司法機關處理的行為。任何人都是有權進行“公民逮捕”的。

什麼法律在保護您?

根據Law Enforcement (Powers and Responsibilities) Act 2002 of NSW第100條,任何人(即使非警察身份)都有權在特定情況下進行合法的“citizen arrest”。但是必須滿足一定條件。

在什麼情況下才可以行使“citizens’arrests”?

  • 被逮捕的人員是正在進行或剛剛進行刑事違法行為;
  • 對於被逮捕人員所犯上述罪行應是親眼所見,而不能僅憑懷疑。(但是,警察可以依據有理由的合理懷疑將嫌犯進行緊急羈押);
  • 被逮捕的人員是犯了嚴重的需進行公訴的罪行(一般而言是可能會被判處兩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行)而逍遙法外未被審判的;
  • 如果進行“公民逮捕”,必須將其及其身上財物一併交予有權機關;
  • 如已進行“公民逮捕”,應儘快將其送往警局或儘快通知警察將其帶走,若羈押時間太長可能會面臨非法拘禁的指控。
  • 在實行“公民逮捕”時,只能採取“合理的武力”,不能過度使用暴力。如未遵守,有可能面臨指控。
  • 當進行“公民逮捕”時,必須告訴被逮捕人你是在行使自己的權利,而不是在非法的控制其人身自由,並給出原因你為什麼要暫時羈押他。
  • 如果進行“公民逮捕”的是未成年人,則自逮捕時起就對其承擔“duty of care”(謹慎責任),也就是說,就算是要釋放他,也要將其交給家人或者監護人才可以,不可隨便釋放。
  • 不可以私自審訊和訊問被羈押人,只有警察才能履行此職責。

(塔州警察)

來自警方的建議:

  • 警察受過專業訓練,並配有武器,在逮捕不法分子時更有優勢。所以,為了您自身的安全盡量不要進行私力的“公民逮捕”。
  • 警方不鼓勵公民逮捕,因為公民一般拿捏不當逮捕的暴力程度,很容易出現過當的情況而面臨指控。所以盡量報警進行處理。
  • 被逮捕人很可能情急之下進行更嚴重的暴力行為,危及您本身或周圍人的安全。
  • 公民一般不熟知醫療知識,也不清楚被逮捕人的既往病史和精神狀況,被逮捕人可能會因為逮捕行為發生急症,新南威爾士州就曾出現被逮捕人因“公民逮捕”而心臟病發的悲劇。所以盡量由警察實施逮捕行為。

應急信息:

2.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