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时代报》报道,上周的West Footscray工厂大火导致一条小溪被有毒的化学物污染。现在,住在小溪附近的家长们在一次社区会议上说,孩子们已经开始出现喉咙酸痛、流鼻血以及偏头痛的症状。

上周四的大火持续了17个小时,黑色的浓烟在西部城区蔓延,有关部门也承认,这家储存危险物品的工厂一直没有受到他们的关注。

周四晚上,在Footscray市政厅的社区会议上,居民的情绪都很激动。居民们表示,大火发生后的一周,已经有人出现了不适的症状,他们担心会给公共安全带来风险。

住在Stony Creek沿岸的家长在会议上表示,他们的孩子一整周都忍受着偏头痛和喉咙酸疼,而其他人则称出现了流鼻血和呼吸问题,这些都与泄露到小溪内的化学物有关,尤其是非常受欢迎的Cruickshank Park附近。

Yarraville居民Claire的房子就可以俯瞰Stony Creek,她表示一家人都不太舒服,而她也因为这些烟雾出现了呼吸问题,眼睛也有灼烧的感觉。

“我认为,这件事完全没有处理好。”

Claire指出,虽然环境保护局警告大家远离受污染的小溪,但是警示标志没有做好,这一信息也没有传达给每个人。

工作安全局卫生及安全总监Paul Fowler在会议上表示,部门此前没有意识到该仓库里还储存着危险物品。

“警方正在调查此事,我们正在与他们合作。从我们的观点来看,这里没有按照要求注册为危险物品点,所以我们没有意识到这里有危险物品。

在上周的大火之后,有关部门已经调查出此地有近70处危险物品违规行为。乡村消防局近几个月已经警告过这里发生大火的风险,但一直没能进入厂房内。

维州警方警探Therese Fitzgerald对费尔法克斯传媒表示,纵火及爆炸调查科的调查正在进行中,但是起火点的情况使他们还要过段时间才能确定火灾是否有可疑。

这场大火让居民非常愤怒。州政府已经表示会审查有关部门对此事的响应。但居民和Maribyrnong市府还要求州政府做出承诺,要为后续的地区恢复提供资金支持。

有居民表示,他们都在哀悼小溪的逝去,以及给公园带来的污染。

”这条小溪现在已经死了。我们的公园也成了’鬼城’,这件事夺走了我们的绿洲。“

还有人指出,此次发生在墨尔本西区的”污染灾难“在城市其他地区也是不能被容忍的。

环境保护局首席环境科学家Andrea Hinwood承认,虽然乡村消防局竭尽了全力,但还是有大量水和污染物进入了Stony Creek,被冲刷进了Yarra River。

”我们已经检测过污染物的,对水生物是有害的,特别是在Stony Creek。“

Hinwood称,虽然有很多死鱼被冲刷上岸,但污染物似乎没有延伸到河中。目前来谈污染物对该地区的长期影响还为时过早。

不过Hinwood还是希望社区居民可以安心,虽然大火对水路的环境有很大影响,但给人类健康带来的长期风险是很小的。

而且空气质量检测也显示,污染物颗粒水平还是较低。

”我们非常幸运,烟雾很高,所以地面没有接收到很多。过去几天,烟雾的浓度一直没有很高。”

有关部门也表示,在此次环境灾难之后,相关机构正在通力合作。

Maribyrnong市府也设立了一个专属网页,来告知居民有关地区恢复的信息:maribyrnong.vic.gov.au/recov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