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封天主教男子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看起来像是真的。

上面印着Whitefriars的徽章,它要求刘女士(Christal Lau)支付37,792元,以确保她的弟弟可以入学。

但在刘女士转完这笔钱的两周后,她发现自己被骗了。

凯特•蔡(Kate Choi,音译)是一名教育顾问,她负责安排留学生各学校的入学事宜,她在自己的电脑上伪造了文件,把学校的银行信息更改为她自己的。

她还把学费提高了1万多元。

“我太震惊了,”刘女士说。“这怎么可能会发生呢?”

刘女士的家人并不是唯一上当受骗的人。

周五,在Frankston地方法院,蔡女士对从6名国际留学生中窃取了94,573元表示认罪,这些学生是她在墨尔本教育和信息中心的客户,她在那里担任一名经理。

这名初犯者被判入狱两个月,并被判处12个月的社区服务令,并被勒令偿还这笔钱。

这些受害者把钱转到蔡女士的12个银行账户里,以为他们支付了学费,所涉及的学校包括: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Kangan TAFE、Whitefriars天主教男子学校(Whitefriars Catholic College for Boys)以及St Peters Institute等等。

这些留学生请蔡女士帮助他们在澳大利亚求学时指点迷津,确保入学以及申请学生签证。

在听证会,蔡女士潸然泪下,承认伪造了文件。

法官多米尼克•列侬(Dominic Lennon)说,47岁蔡女士所犯的行为既复杂又严重,让年轻、脆弱的国际留学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这是对信任和责任令人震惊的违背,”他说。

列侬表示,蔡女士欺骗了那些为了把孩子送到澳大利亚接受教育而花费了数年时间积蓄的家庭。

他还说,在发现他们欠学校钱后,许多受害者担心他们的学生签证会被取消。许多人因此放弃了在澳大利亚学习的梦想,回到了家乡。如果他们回到澳大利亚,他们将会被追债,而这些又不是他们自己的过错。

一名学生表示,他别无选择,只能回到韩国,因为他发现蔡女士偷走了迪肯大学的学费。

她在他的录取信中伪造了银行的详细信息,也就是说他无意中把大约1.5万元的学费转到了她的账户上,后来他把下一笔学费直接存入了迪肯大学。

但他表示,蔡女士使用伪造文件,以他的名义创建了一个银行账户,然后要求学校退还他的费用,然后把钱又打到她自己的银行账户。

蔡将骗学生的这些钱用来赌博。

她的银行记录显示,皇冠赌场亏钱128,000元,网上的老虎机赔了14,000元,这些机器都绑定她的银行账户。

蔡的律师杰奎琳•帕内尔(Jacqueline Parnell)说,她的客户一直“想要大赚一笔翻本”。她说,蔡现在追悔莫及并已经认罪,愿意还钱。

刘女士表示,这一事件已经侵蚀了她弟弟对成人的信任。她说:“我们认为,在澳大利亚,每个人都应该更值得信赖。”

她的父亲住在香港,他是借贷来支付儿子在Whitefriars的学费,所以牺牲很大。

在发现被骗后,他不得不借更多的钱,这样他的儿子才能继续上9年级。

“我们不得不付两次钱,”刘说。

她对银行也很生气,她不敢相信,当账户名与账户号码不匹配时,钱并没有退回来。但刘女士也还有一线希望,她说:“我弟弟在这里,他在学校表现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