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封天主教男子學校的錄取通知書看起來像是真的。

上面印着Whitefriars的徽章,它要求劉女士(Christal Lau)支付37,792元,以確保她的弟弟可以入學。

但在劉女士轉完這筆錢的兩周後,她發現自己被騙了。

凱特•蔡(Kate Choi,音譯)是一名教育顧問,她負責安排留學生各學校的入學事宜,她在自己的電腦上偽造了文件,把學校的銀行信息更改為她自己的。

她還把學費提高了1萬多元。

“我太震驚了,”劉女士說。“這怎麼可能會發生呢?”

劉女士的家人並不是唯一上當受騙的人。

周五,在Frankston地方法院,蔡女士對從6名國際留學生中竊取了94,573元表示認罪,這些學生是她在墨爾本教育和信息中心的客戶,她在那裡擔任一名經理。

這名初犯者被判入獄兩個月,並被判處12個月的社區服務令,並被勒令償還這筆錢。

這些受害者把錢轉到蔡女士的12個銀行賬戶里,以為他們支付了學費,所涉及的學校包括:莫納什大學(Monash University)、迪肯大學(Deakin University)、Kangan TAFE、Whitefriars天主教男子學校(Whitefriars Catholic College for Boys)以及St Peters Institute等等。

這些留學生請蔡女士幫助他們在澳大利亞求學時指點迷津,確保入學以及申請學生簽證。

在聽證會,蔡女士潸然淚下,承認偽造了文件。

法官多米尼克•列儂(Dominic Lennon)說,47歲蔡女士所犯的行為既複雜又嚴重,讓年輕、脆弱的國際留學生承受着巨大的壓力。

“這是對信任和責任令人震驚的違背,”他說。

列儂表示,蔡女士欺騙了那些為了把孩子送到澳大利亞接受教育而花費了數年時間積蓄的家庭。

他還說,在發現他們欠學校錢後,許多受害者擔心他們的學生簽證會被取消。許多人因此放棄了在澳大利亞學習的夢想,回到了家鄉。如果他們回到澳大利亞,他們將會被追債,而這些又不是他們自己的過錯。

一名學生表示,他別無選擇,只能回到韓國,因為他發現蔡女士偷走了迪肯大學的學費。

她在他的錄取信中偽造了銀行的詳細信息,也就是說他無意中把大約1.5萬元的學費轉到了她的賬戶上,後來他把下一筆學費直接存入了迪肯大學。

但他表示,蔡女士使用偽造文件,以他的名義創建了一個銀行賬戶,然後要求學校退還他的費用,然後把錢又打到她自己的銀行賬戶。

蔡將騙學生的這些錢用來賭博。

她的銀行記錄顯示,皇冠賭場虧錢128,000元,網上的老虎機賠了14,000元,這些機器都綁定她的銀行賬戶。

蔡的律師傑奎琳•帕內爾(Jacqueline Parnell)說,她的客戶一直“想要大賺一筆翻本”。她說,蔡現在追悔莫及並已經認罪,願意還錢。

劉女士表示,這一事件已經侵蝕了她弟弟對成人的信任。她說:“我們認為,在澳大利亞,每個人都應該更值得信賴。”

她的父親住在香港,他是借貸來支付兒子在Whitefriars的學費,所以犧牲很大。

在發現被騙後,他不得不借更多的錢,這樣他的兒子才能繼續上9年級。

“我們不得不付兩次錢,”劉說。

她對銀行也很生氣,她不敢相信,當賬戶名與賬戶號碼不匹配時,錢並沒有退回來。但劉女士也還有一線希望,她說:“我弟弟在這裡,他在學校表現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