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問一個想移民澳洲的人,是想移民悉尼還是墨爾本?

很多人可能會選擇悉尼,不光是悉尼的發展、氣候更優越,不少因素還來自於安全問題。

最近的墨爾本可謂很不太平!

前幾日,墨爾本近郊Collingwood就曾發生大規模鬥毆!近百名14-20歲青少年爆發武力衝突,目擊者稱大部分都是非洲裔/非洲人。

隨後一名男子駕駛汽車全速沖向人群,造成七人受傷,六人住院。現場狀況慘不忍睹!

打擊非法移民

隨着近幾年難民的大量湧入,其中還夾雜着不少非法移民,澳洲也變得不太平了,不時便會傳出各種鬥毆的負面新聞。

據澳洲政府的內部統計,目前,已經有超過6萬名非法移民潛藏在澳洲。

雖然莫里森對移民是支持的,但是他對非法移民的態度卻是截然不同。

2010年12月,一艘載有86人的非法難民船隻因為受到巨浪的衝擊被撞毀在了聖誕島的岩石上,其中50名難民死於這次海難。

當時,莫里森不但沒有對此事表示遺憾,甚至還公開質疑了吉拉德工黨政府對於難民親屬的補貼計劃。

2013年,澳洲政府在大選之後換血,自由黨代替工黨成為了執政黨。莫里森作為澳洲移民及邊境管制部部長,重新修訂了有關難民登陸的律法。

法令規定難民必須在過橋簽證期間完全符合行為守則才有進一步留下的可能,同時嚴禁非法移民登陸澳大利亞邊境。

現在,莫里森成為了澳洲總理,這也就意味着澳洲對於非法難民的監管將進一步加強。

Kleos,一把利刃

來的早不如來得巧,就在莫里森上台的前一天,一家發展情報、監視、偵察(ISR)科技的公司在ASX上市了,其主要業務,就包含了澳洲政府急切需要的對於偷渡者的監控。

這家公司的全名是Kleos Space S.A.,ASX代碼KSS。

Kleos的主要業務有:邊境防衛、海事防護以及對非法漁船、毒品交易,非法轉運、非法儲油的調查。

Kleos提供的服務與其他國防科技公司有很大的不同,其數據將會由多顆低軌道近地衛星和HIV發信設備共同提供。通過衛星以及設備的跟蹤移動,計算機可以精確計算出目標的具體方位。

由於不使用自動識別系統,,Kleos的設備很難被虛假的設備欺騙。HIV設備的高穿透性也使得追蹤隱藏的目標成為了可能。

這些特點,讓Kleos很快就成為了政府的寵兒。

目前,澳大利亞政府已經宣布了一項5億美元的投資,用以提高澳大利亞的太空ISR能力。這項投資致力於改善澳大利亞國防部從衛星獲取商業數據的能力,以便向政府機構提供信息。

而在澳大利亞,除了Kleos以外,沒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夠提供該種服務。因此,這5億美元的投入或將全部成為Kleos的“贊助資金”。

從創立到上市,Kleos一路被捧

Kleos的發展之路可謂是一帆風順。

最初,Kleos現在的業務只是Magna Parva旗下的一個無名項目,其啟動於2009年。

2015年,公司投入了大量資金進入該項目的空間定位系統。

僅僅在一年之後的2016年,該公司報告稱自己在空間定位方面的研究有了重大突破,並更改項目名稱為Kleos。

2017年第2季度,Kleos從Magna Parva中分離出來,成為了獨立的公司,公司CEO即為Magna Parva公司的創始人Andy Bowyer。

2017年第3季度,盧森堡公國政府為公司提供了200萬歐元的資金,同時,公司也開始受到歐洲宇航局(European Space Agency)的管理。

2017年6月,澳洲政府發布了5億澳元的ISR開發計劃。

2018年第一季度,Kleos又獲得了140萬歐元的種子基金。

2018年3月,公司與GomSpace簽訂了一份242萬歐元的協議。

2018年8月初,公司又完成了700萬歐元的IPO。

2018年8月24日,公司上市,第二天澳洲總理更換,政府內閣成立移民部。

2018年8月31日,Kleos與空客公司簽訂了一份合作備忘錄。

2019年二季度,公司將發射其第一顆商業衛星並開始盈利。

從資金到未來規劃再到商業合同,Kleos所有的研發以及商業活動都沒有受到太大的阻力。隨着公司的逐漸壯大,Kleos越來越多得受到了不同國家的關注,與其合作的企業也不勝枚舉。In Space Missions Ltd(英國)、GomSpaceAB(丹麥)、Spaceport、Deloitte(盧森堡/澳大利亞)、DLA Piper(盧森堡/澳大利亞)這些業界領先的企業都是其主要的供應商。未來,憑藉其強大的後盾,Kleos將會在全球市場叱吒風雲。

未來預期

從上市到現在的表現來看,Kleos的走勢並沒有那麼強勁,但是,那並不能說明Kleos不會在未來上漲。

就其最近的商業活動來看,Kleos其實是非常有潛力的一隻股票。

特別是空客與Kleos之間簽訂的合作備忘錄以及政府對Kleos提供的投入,都將會成為Kleos上漲的重要助力。

空客(Airbus)是一家歐洲航空公司的聯合企業,兩大飛機製造商之一,48年的歷史為其積累了大量的客戶。其中不乏一些大型的航空公司,包括中國東方航空公司、中國南方航空公司、澳洲航空公司、阿聯酋航空公司、大韓航空公司等。

與空客的合作將會為Kleos打開全球市場,隨着難民危機的泛濫以及大國博弈的加劇,Kleos的服務在不久的將來將會成為一個炙手可熱的商品。

也許不久以後,在各國的各種海事活動中都將出現Kleos的身影。

而就澳洲本土的項目來說,Kleos的服務無疑給政府監管非法船隻提供了一條便捷途徑。比起高價僱用人工監管,Kleos的科技服務不僅能都節省成本,更能有效地阻止非法船隻的進入。因此,澳洲政府沒有理由不在Kleos的技術發展上提供更大的支持。

結語

隨着移民政策的溫和化,越來越多得難民將會試圖湧入澳洲。因此,澳洲對於入境和偷渡的檢查也會越來越嚴格。

在這種背景下,Kleos的技術極有可能得到政府的青睞。從長期來看,其盈利能力相當樂觀,希望各位投資者把握機會,逢低買入,獲得穩健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