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时代报》报道,Flinders Street和Elizabeth Street路口的行人路灯变绿了,李同(Tong Li,音译,又名Tony)走出路口,然后他觉得世界一片漆黑。

李同醒过来躺在医院,看到一名医生站在他旁边。他希望自己能接着睡,他不记得自己是说英语还是普通话,但是疼痛非常明显,他从头到脚都感觉非常撕裂。

李同问:“为什么叫醒我?”

去年12月21日,一辆车在墨尔本市中心闯红灯冲过路口,撞倒多名行人。

 

至少18人受伤,其中包括一名Northcote祖父,他之后在医院不幸身亡。伤者还有一个在这里度假的韩国家庭、一名正在和儿子通电话的父亲和包里带着刚拿到的翻译学位证书回家的李同。

24岁的会计学生李同受了很多伤,包括头骨破裂、血栓、脑部流血、面部神经损毁、肋骨破裂、脚踝受伤、听力受损以及眼睛损伤。

李同在医院住了7个月,大多数时候,他觉得很孤单。当李同的父母从中国来到澳洲看他时,他们不明白李同为什么选择呆在离家如此遥远的地方。有时他希望自己不如死了,但有时候他又担心失去自己的生命。他这样想:“我要一个人在异国孤单地死去吗?”

还有很多时候,李同感到非常愤怒。“我找不到正确的方式来释放我的怒气,这完全没有道理,我们当时没有错,我真的很生气,但是我认为这种情绪也不好。”

李同想要分享一些他的经历,他不只是伤者中的“一名中国学生”而已。

7月底,李同从恢复中心出院,已经是永久居民的他现在在寻求交通事故委员会的支持。

他也委托律师行Slater and Gordon来帮助他推进整个过程。

律师Marko Eric说:“李同经历了地狱一般的日子才回来,对他来说,只要他还处于恢复之中,这件事就还没有结束。我们会继续努力,确保他拥有一切所需的支持,帮助他回到生活的正轨。“

交通事故委员会在事故发生后已经接受了32起申诉,为医疗服务、救护车、交通费用、收入支持以及恢复提供费用。

就在一个晴朗的日子,李同回到了墨尔本的Flinders Street和Elizabeth Street路口。每次路口路灯变化,数十人毫不犹豫地走过路口,李同也是其中一人,他穿着一件芝加哥公牛队的卫衣。

刚开始李同感觉还好,但他还是对周围汽车的声音感到畏缩,只好走到距离路口较远的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事故之前,我毫不犹豫地想待在这里,这里很安全,人也很好,我是个基督徒,在教堂有很多朋友。但在那之后,我不太确定了。我应该回去吗?“李同坐在距离路口几百米一张户外的桌子上,静静地思考。

”但我想创造出一些新的东西,一直这样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