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時代報》報道,Flinders Street和Elizabeth Street路口的行人路燈變綠了,李同(Tong Li,音譯,又名Tony)走出路口,然後他覺得世界一片漆黑。

李同醒過來躺在醫院,看到一名醫生站在他旁邊。他希望自己能接着睡,他不記得自己是說英語還是普通話,但是疼痛非常明顯,他從頭到腳都感覺非常撕裂。

李同問:“為什麼叫醒我?”

去年12月21日,一輛車在墨爾本市中心闖紅燈衝過路口,撞倒多名行人。

 

至少18人受傷,其中包括一名Northcote祖父,他之後在醫院不幸身亡。傷者還有一個在這裡度假的韓國家庭、一名正在和兒子通電話的父親和包裡帶着剛拿到的翻譯學位證書回家的李同。

24歲的會計學生李同受了很多傷,包括頭骨破裂、血栓、腦部流血、面部神經損毀、肋骨破裂、腳踝受傷、聽力受損以及眼睛損傷。

李同在醫院住了7個月,大多數時候,他覺得很孤單。當李同的父母從中國來到澳洲看他時,他們不明白李同為什麼選擇呆在離家如此遙遠的地方。有時他希望自己不如死了,但有時候他又擔心失去自己的生命。他這樣想:“我要一個人在異國孤單地死去嗎?”

還有很多時候,李同感到非常憤怒。“我找不到正確的方式來釋放我的怒氣,這完全沒有道理,我們當時沒有錯,我真的很生氣,但是我認為這種情緒也不好。”

李同想要分享一些他的經歷,他不只是傷者中的“一名中國學生”而已。

7月底,李同從恢復中心出院,已經是永久居民的他現在在尋求交通事故委員會的支持。

他也委託律師行Slater and Gordon來幫助他推進整個過程。

律師Marko Eric說:“李同經歷了地獄一般的日子才回來,對他來說,只要他還處於恢復之中,這件事就還沒有結束。我們會繼續努力,確保他擁有一切所需的支持,幫助他回到生活的正軌。“

交通事故委員會在事故發生後已經接受了32起申訴,為醫療服務、救護車、交通費用、收入支持以及恢復提供費用。

就在一個晴朗的日子,李同回到了墨爾本的Flinders Street和Elizabeth Street路口。每次路口路燈變化,數十人毫不猶豫地走過路口,李同也是其中一人,他穿着一件芝加哥公牛隊的衛衣。

剛開始李同感覺還好,但他還是對周圍汽車的聲音感到畏縮,只好走到距離路口較遠的一個更安全的地方。

”事故之前,我毫不猶豫地想待在這裡,這裡很安全,人也很好,我是個基督徒,在教堂有很多朋友。但在那之後,我不太確定了。我應該回去嗎?“李同坐在距離路口幾百米一張戶外的桌子上,靜靜地思考。

”但我想創造出一些新的東西,一直這樣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