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1號

這是一個墨爾本所有居民無法忘記的日子

下班尖峰時刻,路上人潮滿滿。

毫無預警,

一輛白色的SUV

衝進Elizabeth Street的人群,

許多路人被直接撞飛。

尖叫聲四起,

警車、救護車趕到,

封鎖線、醫療擔架,

人們懷疑眼前看到的景象。

在那一天,

短短的15秒,改變許多人的一生

有人失去家人,有人失去生命

時光飛快,半年的時間過去

現場的血跡早洗刷

紀念的花束已不在

但墨爾本的人們,心中留下的傷害

不會消失。

從什麼時後開始,

我們走在墨爾本的街頭上

當車輛經過時

我們會無意識恐懼

從什麼時後開始,

墨爾本的路口

設了那麼多安全柱

從什麼時候開始

墨爾本

不再安全

不再讓人放心?

但對今年25歲的Tony Li來說,

墨爾本,還是他選擇留下來的城市。

而他正是那場災難的受害者,

同時也是倖存者。

在今天,他回到這個改變自己一生的地方。

01

陷入沉睡後再次睜開眼時,我的世界被無情改變了

 

弗林德斯和伊麗莎白街道拐角處的紅綠燈變綠了。 

這是Tony Li能想起的最後一個畫面。

當時的他,剛結束與朋友的午餐約會,享受溫暖的陽光,步行在弗林德斯街上。

一個如同往常一樣,

美好的墨爾本平日。

Tony心裡這樣想着,

他的背包里才放着剛拿到的學位證明,

想着畢業後能在澳洲開展全新人生

他的腳步變的輕快起來。

突然間,他聽到有人尖叫,來不及回過頭看發生什麼事,下一秒,他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等到再度醒來時,

他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我從病床上醒過來,我的左耳完全聽不見聲音,我的左眼也張不開,我什麼都記不得。”

顱骨骨折

血栓和大腦出血

面神經損傷

三根肋骨骨折

兩腳踝關節損傷

聽力損失和眼睛損傷

左腳失去知覺。

聽完醫生對自己的診斷,

Tony Li 腦袋一片空白,

對他而言,上一秒還在思考着美好的未來,

這一秒,他卻必須忍受全身的劇烈疼痛,

就算保住性命,能不能自理生活,都還是未知數。

他懇求醫生讓自己回去睡覺,當下只有睡眠或是失去意識,才能讓他不再受苦。

02

事情發生得完全沒有道理,我們沒有做錯任何事。

住院治療的大部分時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

當他的父母從中國來看他時,他開心但也不禁思考 ”我為什麼要離開我的家鄉?”

 

治療過程的痛苦,甚至讓他希望自己能夠在當時死去,但他同時也害怕失去生命,這種矛盾不斷折磨他的心。

他不斷想着 

“我會不會就這樣在另一個國家死去?”

 

除了恐懼,在他收看新聞時,知道嫌犯是32歲的阿富汗難民,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憤怒。

 

這位擁有澳大利亞籍的阿富汗裔人,名叫Saeed Noori。在當時經過警察調查,確認Saeed Noori是通過“難民計劃”從阿富汗來到澳大利亞的,且有濫用藥物的歷史,是個毒品使用者。

 

最扯的是,Saeed Noori被捕時聲稱自己有精神病。雖然尚未進行心理評估,但是警方確認了Saeed Noori有精神病史的事實。

但就算如此,

這個人沒有資格傷害其它17位無辜的路人,

甚至造成一位老先生逝去。

(83歲的Antonios Crocaris在送醫後,經過9天的搶救還是不幸離世。)

在醫院治療的期間,

Tony Li也和其它受傷的人成為朋友。

有來自韓國的一家人,

一位孩子的父親。

他們都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我無法找到正確的方法來平息我的憤怒。事情發生得完全沒有道理,我們沒有做錯任何事。”

 

Tony Li 的憤怒,並不是沒有道理。

同年2017年1月份的Bourke St慘案,

36人受傷!!
6人死亡!!

 

兇手Dimitrious Gargasoulas免於受審的原因,也是因為精神病史。

 

他的律師向法官報告他的精神狀態和健康狀況不適合出庭受審!

如果“精神病”成為行兇的借口,

那民眾的安全如何保障?

“挫折、無助、失落,都讓我憤怒,但我想這種不可遏制的情緒不是一種好的情感。”

Tony Li 於7月底出院,目前正在尋求交通事故委員會的幫助,也聘請了Slater and Gordon律師事務所幫助他處理後續事項。

“就身體的康復而言,Tony已經度過難關,但對他來說還有多路要走。”Marko Eric律師如此表示。

“我們將努力確保他獲得所需的一切支持,讓他的生活重回正軌。”

03

經歷過這些事情,我該不該回中國?

在今天,

當Tony Li 回到弗林德斯和伊麗莎白街道的十字路口時,

墨爾本的陽光跟出事的那一天一樣燦爛,

街道一樣繁華,一樣擁擠。

幾十個人走過路口,

走過他曾被撞飛的那個地方。

讓他回想起出事的那天,

他正期盼著澳洲的生活。

半年過去,他還像當時一樣憧憬未來嗎?

 

Tony Li靜靜地站在路旁,穿着芝加哥公牛隊連帽衫的他,看着眼前的景象。

起初還可以保持鎮定,但當汽車開始經過他身邊時,他不得不慢慢走到離路口更遠更安靜的地方,才能喘一口氣。

 

(目前Tony Li 還是需要定期的回診與復健)

“在事故發生之前,我可以毫不猶豫地站在這裡,因為我知道這裡是安全的,身邊經過的都是好人。但從那以後……我不確定,我應該回去中國嗎?“

這個年僅25歲的大男孩,

坐在離路口幾百米的戶外餐桌旁。

他眼神中還是可以看出恐懼,

以及對留在澳洲的擔憂,

但同時也能看出一絲留存的堅持,走出這個陰霾將使他身心更加強大。

 

“我還是想留在澳洲,繼續創造新的東西,繼續努力。”

04

小編結語

命運有時是殘酷的,但堅持不低頭,重回事故現場的Tony Li 表現出讓人敬佩的勇氣。

蓄意撞人的人渣或許讓人失望,但是要記得墨爾本民眾是充滿溫暖的。

在事發當時,面對如此駭人的突發事件,他們沒有選擇了逃跑,而是主動留下來參與營救。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給更多的人帶來希望。

面對受傷群眾,沒有人冷漠的走開,每一個躺在地上的受傷者身邊都圍着一群人幫忙急救。

一名已經下班的警察正好路過案發現場,用了15秒控制住暴徒。儘管與歹徒搏鬥的過程中身體多處受傷負傷,但大家稱讚他為真正的英雄!

墨爾本的形象被這些不法份子無情傷害,

Tony Li 的內心也將一輩子擁有這道傷疤。

這些恐怖的襲擊事件,

已經成為全世界的毒瘤,

同時發生後,也很容易被人遺忘。

在天災人禍面前我們從不退縮,也從不放棄,

Tony Li 用行為證明這件事,重新喚回大家的關注。

不光是為了振作自己,也是為了他選擇留下的墨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