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一名医生兼糖果店老板被控强迫一名伊朗难民每天工作14个小时,并发出诸多威胁,包括要将他的身体溶解在酸性物质中,或将其驱逐出境让他面临死刑。

法尔希奇(Seyyed Ali Farshchi) 十多年前从伊朗来到澳大利亚,根据联邦奴隶制法,他在今年1月受到联邦警察的指控,最终以20万元保释金获释,他所涉案的时间在2015至2017年间。

在维州民事和行政法庭(VCAT)最近一次的听证会上,法尔希奇被指控的细节被公布,他极力向法庭否认强迫奴役的指控。

澳联邦警察称,法尔希奇医生雇佣了一位化名为“X”的伊朗难民,而他和他的妻子经营的业务与他的全科医生、中医和脊椎指压治疗师工作无关。

VCAT的决定并没有透露所谓奴隶制发生的地方。公司记录显示,法尔希奇在Lalor和Box Hill拥有两家波斯糖果店。

法庭获悉,X在三个月里无偿工作,因为法尔希奇告诉他,他正在接受培训,澳大利亚的法律就是这样运作的。

联邦警察向法庭提供的一份摘要显示,他最终得到了每小时10元的报酬,并承诺帮助他获得签证和永久居留权。

然而,当X要求支付报酬时,法尔希奇便威胁这名男子,将“让当地伊朗社区的成员用袋子罩住X的头,扔进海里”,并补充说“没有人会知道”。

“我有钱也有权,我有影响力,我有人脉,我在移民局也有关系,” 法尔希奇医生这样告诉这位难民。

X每天都在公司工作,从早上7点开始工作到晚上9点,没有休息。有时,他会干到凌晨4点。

当X威胁要辞职时,据称法尔希奇回应称自己“在移民局有人”,如果他不继续工作,就会被驱逐到伊朗。

法尔希奇还表示,他认识伊朗政府的人,在X被驱逐出境后,他会告诉当局X现在是基督徒。X担心他回到伊朗后会被控叛教,这是一种犯死刑的罪。X很害怕,他相信法尔希奇最终会毁掉他。

澳联邦警察称,由于工作环境的压力,X常常会呕吐,长时间工作导致他腿部和背部疼痛。作为回应,法尔希奇医生会给他开强力药物以“恢复体力”并继续工作。

有一次,X在工作的时候服用了阿片类苏巴克酮,结果癫痫发作,晕倒了。

当同事打电话给法尔希奇,问他该怎么办时,他告诉他们不要叫救护车,而是带X去他的办公室。同事把水泼到X的脸上,他醒了过来。但法尔希奇并没有给X看病,也没有对他进行检查。

当X质问法尔希奇为什么不来看他时,他问道:“你不认为我会死吗?”法尔希奇回应说,他会“把X的尸体放入化粪池,用酸溶解”。

法尔希奇在伊朗接受医疗培训,并在靠近阿富汗边境的地区实习。他于2006年抵达澳大利亚后,亦曾修读中医及脊椎指压治疗师的课程。

澳大利亚医学委员会决定不暂停法尔希奇的执业登记,而是设置了“大量”的条件,允许他接受高度监管并继续执业。

法尔希奇向VCAT上诉,认为工作环境恶劣、干扰性强,阻碍了他找到工作的能力。

VCAT副主席兰布里克(Heather Lambrick)在否决上诉的同时承认,这些限制可能会毁掉法尔希奇的职业生涯,但她表示,公众更关心病人的福利、对医疗体系的信心和问责制。

她说:“在刑事问题得到解决之前,法尔希奇医生能否为那些遭受虐待和暴力的人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可能还存在一些严重的问题。”

法尔希奇将于2019年2月18日在墨尔本地方法院接受刑事听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