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他的第一个受害者”

“我希望是最后一个

但事实证明

这是不可能的”

说这话的人名叫Ellie,今年20岁,在墨尔本大学寄宿学院Ormond College读3年级。

两年前,刚刚就读墨尔本大学的她,

在Ormond College的校园内惨遭强奸…

而强奸她的人,是她“非常信任、对她也很友好的人”。

 

那个人还曾经在迎新周上,和她坐在同一间教室里,讨论“发生性行为必须征得对方同意”的话题。

可结果,那个口口声声说着“征求同意”的人,

却强迫她发生了关系

 

而且,

她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

更令她痛苦的是,因为同住在校园内,所以她无法避免地会和强奸她的人碰面。

 

她不得不想尽各种办法躲避对方,甚至为此,

她都不敢去食堂吃饭

她说:“幸好我们两个住在不同的楼里,所以不会每天都碰到他。”

 

但是,在这件事发生之后,Ellie并没有报警。

因为她害怕。

害怕被同学孤立、排斥

害怕失去朋友

害怕招来流言蜚语

甚至是报复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

 

这也是大多数遭到性侵的受害者会做出的选择——

沉默

或许也因为这样的沉默,所以才导致施害者更加

肆无忌惮…

 

而这一次,Ellie之所以站出来,勇敢地讲述自己的遭遇,就是因为,

有越来越多的人

遭遇了和她同样的事

 

现在担任学院equity officer的Ellie说,这两年中,有20位同学都向她讲述了遭遇性侵的经历,

其中14人是在寄宿学院被性侵的

 

所以,时隔两年之后,Ellie选择发声,将自己当初遭到强奸的经历写了下来。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墨大Ormond College并没有像其他学校那样,因为担心这样的事会辱没学校的名声就选择息事宁人。

Ormond College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将这篇文章刊发在了《Ormond Papers》上

这是这所学院发给学生们看的一本论文合集,本周发行。

 

这也是拥有137年悠久历史的Ormond College

第一次发表学生的一手性侵资料

 

做出这样的决定,学院同样需要巨大的勇气吧…

 

不过,今年8月刚刚成为学院负责人的Lara McKay认为:“对于这些羞于启齿的事,只有通过坦率、勇敢的对话,才有可能带来改变。”

“我们的目标是,

将校园性侵事件降为零

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做到。”

 

其实不只是没有做到,实际情况还非常严重!

去年8月,澳洲人权委员会(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公布了对全澳39所大学中超过三万名学生有关性骚扰/侵犯的调查报告,

结果令人吃惊!

 

报告显示,2016年,

  • 51%的大学生遭受过至少一次性骚扰;

  • 21%的此类事件都发生在大学环境内(包括校园、前往大学的途中、学校支持的社交活动上)
  • 6.9%的学生曾遭遇性侵(每15人中有1人);
  • 1.6%的学生曾在大学环境内遭遇性侵。

人权委员会还统计了各个大学的性骚扰/侵犯案件发生率。

其中,

墨尔本大学排在第19位

  • 27%的人曾在校园内遭遇性骚扰
  • 1.5%的人曾在校园内遭遇性侵

报告还显示,住在校园内的学生遭遇性侵或性侵未遂的几率,是其他学生的7倍

 

但令人痛心的是,发生这样的事之后,

很多受害者不敢报案

也不敢寻求其他的帮助

原因在于,很多受害者担心自己说的话没人相信,或者担心报案之后,要一遍又一遍回忆当初的经历,还要走司法程序,最后搞得身心疲惫。

 

所以Ellie觉得,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多方面的措施。

比如:

允许受害者匿名举报

加强对学生的性教育

指导学生和老师正确如何对待性侵受害者等等

Ormond学院的负责人McKay也表示,会采取各种措施,认真解决这个问题。

 

小微觉得,

大学应该是学生们放飞理想的地方

而不应该成为噩梦开始的地方

 

希望每一位留学生都能在异国他乡保护好自己,不要让大学生活留下任何遗憾和阴影…

也希望大家万一遭遇这样的事,能及时向相关机构寻求帮助。

Centre Against Sexual Assault电话:

03 9635 3610

Sexual Assault Crisis Line电话:

03 8345 3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