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点餐公司Deliveroo在澳大利亚各地扩建了只提供外卖服务的商业厨房,并在墨尔本市郊科林伍德(Collingwood)开设了第二家餐厅。
新建的科林伍德(Collingwood)餐厅规模几乎是温莎(Windsor)餐厅的五倍,该餐厅将为住在东部的约28万墨尔本人提供服务。
Deliveroo澳大利亚区经理Levi Aron表示,该公司还在悉尼、布里斯班以及中心地区寻找修建新餐厅的地点。
他说:“房产地点、租金价格都要合适,还要根据我们的数据平台,看看各地菜式之间是否存在差距。”
“这是我们的第一个超级网站,这个网的数据将参与到食品的供应链中,帮助我们找出如何使事情变得更有效率的办法。这样我们就有能力使配送速度更快,配送价格更便宜,还可以为新群体提供服务,比如为在企业加夜班的上班族送夜宵。”

最新的Deliveroo Editions网站中有9个厨房正在营业,而温莎(Windsor)只有2个,但还有25家餐厅也支持送餐,比如说悉尼的Fishbowl,由于有了新设备,该餐厅将在墨尔本开张,还有一个广受欢迎的汉堡店Royal stack。
康林伍德厨房(Collingwood kitchen)是全球16家此类餐厅之一,这里还将有意大利面食吧调味酱、墨西哥玉米饼和滴滴饺子等食品。
不同于开一间正规的餐厅需要支付租金、设备维护和服务员工资等费用,想要加入Deliveroo Editions厨房的企业不需要支付租金或设备费用,因为Deliveroo通过配送费来收回成本,除此外不收取任何费用。
Aron说:“Deliveroo不会收取任何持续的或预付的费用,他们的利润只取决于他们能生产的订单数量。”
“大多数即将进入Deliveroo的餐厅也在网上适用新推出的食品品牌。Royal Stacks餐厅日前推出了一个名为“奇异鸟”(Strange Bird)的新食品名称,这是一个关于鸡肉的全新品牌。他们可以从顾客那里得到反馈,然后决定是否想要在实体店推出这个品牌并将其推广到其他城市。”

业务增长
自从三年前建立Deliveroo以来,该公司已将其澳大利亚团队从墨尔本和悉尼的14名员工增加到超过4个办事处的150名员工。
在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一年里,Deliveroo(澳大利亚)营收增长了261%,从2016年的1140万元增至4120万元。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税后亏损从2,130万元降至420万元,但这要归功于其英国母公司Roofoods提供的逾2,000万元的贷款。
当时Aron表示,这笔钱不是用来拯救这家公司的,而是帮助该公司筹集5亿元用于扩张的。这笔钱是用来支持澳洲本地的Deliveroo发展的。
他说:“我们相信澳大利亚的食物市场有着巨大的潜力。我们认为Deliveroo会成为一家权威的食品公司……我们希望能在澳大利亚人的一天中创造出更多我们可以提供服务的机会,比如食品杂货、饭盒和食品盒方面。”
“关于澳大利亚的食品市场,我们还只是初步接触。”

雇佣矛盾
Deliveroo和其他送餐公司,比如Foodora,在8月份就停止了澳洲本地的运营,已经多次遭到澳大利亚居民的抨击,有人指责外卖员挣得很少,或者他们应该被视为雇员,而不是合同工。
但Aron驳斥了这些说法,他表示,平台上外卖员每小时的平均收入为22元,他说,他们重视灵活性,许多人也选择会在给Deliveroo送餐的同时为其他竞争对手工作。
Aron表示,他希望外卖员在生病或休假时,我们也能向他们支付工资,但现行的雇佣法不允许这样做。
10月30日,他表示,该公司正与政府就此事进行持续的讨论。Aron认为,大家都有兴趣审查相关雇佣法律,但这种改变将是缓慢的。
他说:“政府已经意识到人们工作方式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