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在7月份换掉了能源零售商,因为他认为自己可以省下超过三分之一的电费。

他登录维州能源比较(VEC)网站,并获得州政府提供的50元现金奖励,对合同进行分析后,他发现费用最低的公司包括澳资Sumo。

在进行计算后,他发现他的每千瓦时(kWh)电价将从24分降至17分。

他在Sumo开了一个账户,收到了和签约金额一样的三张账单。然而,第三份账单却注明Sumo将增加他的费率55%,这让他大吃一惊。

这家公司表示,包括折扣在内,伊恩的电价将从每千瓦时17分升至27分(或在折扣前从27分升至42分)。

这几乎比他更换供应商前的每千瓦时价格高出10%,但这也正是维州能源监管机构希望通过新规定来杜绝的行为。

能源厅长安布罗西奥(Lily D ‘Ambrosio)表示,这样的价格上涨是令人震惊的,这也正是为什么州政府在消费者签订合同后,强迫零售商至少在一年之内固定价格的原因。

“这太离谱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从大型能源公司手中夺走电力的原因,” 安布罗西奥说。“我们正在实施一项新规定,将迫使能源零售商履行至少12个月的合同要约,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伊恩是墨尔本的一名财务总监,他要求不要公布自己的姓氏。他表示,在他上周收到的最新账单中包括上调费率的详细通知后,他曾向Sumo提出质疑。

伊恩说:“我收到Sumo的一封电子邮件,上面告诉我,他们的费率正在上涨,但没有提到涨多少。”

“附加到电子邮件有新的费率,但当我看最后一张账单的时候,竟然飚涨了55%。我想我应该是算错了,但第二天拨打他们的呼叫中心证实我的费率确实增加了。”

然而,当《时代报》联系Sumo时,对方称费率增加是错的,而且是一次性的。

“在这个特殊的案例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单独的账单错误,”Sumo发言人说。“客户不应该涨价,我们已经联系了这位客户,向他们道歉,并纠正了这个问题。”

然而,在产品评论网站上对Sumo也有不少关于这个问题的评论:“我签了,因为他们是在能源比较网站上的公司,结果我的电费在3个月后翻了一番。”另一位用户表示:“自欢迎信发出之日起整整3个月,价格大幅上涨。”

上周,VEC网站上最便宜的折扣后的能源价格是12个月1830元,由Sumo Power和Tango Energy提供。Sumo Power创始人多米尼克•卡波姆拉(Dominic Capomolla)也是Tango的首席执行官。

如果没有诸如按时付款等有条件的折扣,Sumo的年费将跃升至2900元,而Tango的价格不变。

当被问及在VEC网站上挂牌的准确性时,Sumo这位女发言人表示,报价是“真实的”,然而,电价可能会随着批发电价和其他成本的上涨而上涨。

“这是整个零售业的标准。我们向客户明确表示,价格从一开始就会随时间而变化。我们通常每年只为客户提高一次费率,今年,Sumo的价格涨幅不会超过一次。”

St Vincent de Paul今年1月发布的一项关于维州电价的研究发现,Sumo的平均标准电价(standing offer)最高,根据单一电价和每年4800kWh的用电,Sumo的年平均标准电价从3258元到4094元不等。根据相同的标准,Tango的标准电价最低,最低仅为1635元。

对于伊恩来说,Sumo对这个“错误”的解释太微不足道,也太迟了——他已经重新用回他之前的零售商,Simply Energy。

上周宣布的新规定将要求能源零售商提供默认报价,至少提前5天通知价格变化,并要求他们必须告知客户(包括通过账单)何时有更优惠的报价。

企业还将被迫在签订合同时通知客户在协议期间可能发生的价格变动。

VEC网站每天会对新的和现有的报价信息进行更新。

零售商必须在两天内向网站提供任何优惠信息,或者这些优惠即将到期,也需向网站明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