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轻的维州人对警方的不尊重是让人担忧的一个原因。就在几天前,我们看到了很多警方遭到大批青少年辱骂和殴打的例子,这些年轻人似乎对这些警察没有恐惧或尊重的感觉。

同样让人担忧的还有他们对后果似乎并不担忧。

也许这也是因为这一代人一直受到了表扬和溺爱,家人也保护他们,不让他们有失望的情绪。

这些年轻人不明白,在现实世界,一个人的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在不久前的时候,就算是最强硬的罪犯也不会轻易暴力袭击警察。但是现在,这些警力人员正在遭到袭击,针对警方的犯罪现在越来越常见,很多事件甚至没有媒体会去报道。

青少年的叛逆情绪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些年轻人对有关部门,特别是警方的鄙视性态度让人感到担忧,包括千禧世代或Y世代,他们的年龄基本在18岁至35岁之间。

举例来说,最近的毕业季也让警方非常繁忙。毕业生和非应届高中毕业生在Mornington Peninsula一起给警方和当地的居民和商贩带来了麻烦。上周五晚上,一大群毕业生(据信有200至300人)用瓶子在Rye前岸攻击警方。

防暴队、特警队和警犬都接到了报告,赶到了混乱现场,试图恢复现场秩序。而前岸和周边地区都被搜索,警方在当地寻找武器。但让人难过的是,这些措施在阻止混乱反面收效甚微。上周六晚上,有9名青少年在Rye被捕。

然后在St Kilda,上周六晚上就有近100名青少年参与了一次斗殴,混乱事件一直持续到周日凌晨,一些人受了伤,需要治疗。

包括公共秩序响应团队在内的警方赶到现场,对斗殴事件作出响应。警方最终只逮捕了两名男子,包括一名19岁的Truganina男子。他被控侵犯警察、威胁称要杀人以及违反保释条例等罪名。

而在Rye被捕的青少年被控暴力行为等罪名。

不过,不是所有惹麻烦的人都是青少年。事实上,Mornington Peninsula居民和维州警方称,Rye和附近的Blairgowrie的大部分麻烦都是非应届毕业生引起的。

非应届毕业生基本上是前去参加派对的二三十岁男子。而且我怀疑他们都是想去寻找一些刚完成VCE考试的年轻女子,她们喝了很多酒,或者看看是不是能占什么便宜。

我们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了工作也有一定责任感的成年人会想要闯到一群高中毕业生的庆祝派对上去,此前,高中毕业生的问题仅限于黄金海岸,但庆祝活动现在在包括Byron Bay和Lorne的海滨小镇都很受欢迎。

虽然很多当地居民和企业都表示反对,但醉酒的毕业生涌向Rye的趋势还在持续。大多数人都表现不错,没有给当地人和警方带来很多麻烦,不过庆祝活动过后,沙滩经常是一片狼藉。

乱扔垃圾其实是一种犯罪,罚款322元起,但似乎这些青少年都没有被罚款,过去一周,该地区美丽的沙滩上留下了大量垃圾。

另一方面,这对那些机敏的农民或土地业主来说也是一个商业机会,他们会将两公顷的土地划分出来,作为维州毕业生庆祝活动的场地。在这些地方,毕业生可以不受非应届毕业生的干扰,设立起帐篷,随心所欲举办派对,还可以举办音乐活动、舞会以及其他活动。这可能会成为特别的Burning Man Festival活动。可以让当地的海滨小镇、警方和环境免受不遵守秩序的青少年的骚扰。

5年前,教授Helen McGrath警告称,澳洲人已经培养出了一批自恋的恶霸,他们的自恋狂感觉也在与日俱增。

饮酒过度并作出冒险性的行为是一回事,但年轻人朝着警方扔瓶子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们很多人都会因为自己喝醉酒做傻事而感到愧疚,但大多数人根本无法想象会去袭击警察。因为大家都会担心袭击警察后产生的后果。

但是现在太多年轻人对有关部门或自己行为的后果没有恐惧了。近几年来,澳洲也发生了一系列针对警方的暴力袭击新闻,甚至给警方带来了严重的长期伤害。但在很多案例中,这些施暴的歹徒只受到了很轻的惩罚,就从儿童法庭扬长而去。

警方不应该为这些不懂法不守法的年轻人付出代价,他们很少听到别人的拒绝,更不用说父母的管教了。

(本文摘译自《先驱太阳报》Rita Panahi文,Rita Panahi是《先驱太阳报》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