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yatri Azumi以为她找到了一套完美的公寓:家具齐全,现代风,在墨尔本的中心,广告租金是每周490元。

这一价格包括账单,并可享受大楼攀岩墙、健身房和室内游泳池的使用权。在看房后,她被告知,如果她提前支付六个月的房租,这个地方就归她了。她交了11,000元,但后来这个联系人便消失蒸发,不再接听她的电话。

“我打了20来个电话,他都不接。然后我打电话给(房地产中介),他第一次接了电话。我跟他说我是谁,然后对方就沉默不出声,这是我最后一次与他们联系上。”

现在,她担心自己的钱已经打了水漂,因为调查人员称,她和其他受害者一样已经落入一场复杂的骗局。

骗子先预定短住公寓,然后做广告出租,再冒充房地产经纪人,向潜在租户提供虚假租约。一旦他们获得了押金和预付租金,他们就会消失。

11月,一名受害者损失了13250元,他说,“整个过程,有人见你,还有房产经纪人,安排你看房子。”

这两名受害者是八名受害者中的其中两名,大部分人不愿透露名字,他们在短短一个月内损失了逾7.9万元。他们相信在悉尼也可能有一个相类似的诈骗骗局。

在追查虚假发布信息者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些人通常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包括窃取ABN号码、虚假企业信息和安排会见潜在租户的人员。

在伪造的租约表格上,一名新西兰男子被列为房东。在要求出示证件时,他在新州的驾照照片被提供给受害者。

本周,当记者联系到这名男子时,他否认与租赁诈骗有任何关联,并要求提供文件,以便自己去报警。

Azzumi的遭遇始于她打电话要看Rose Lane的房产。第二天,也就是11月1日,她遇到了21岁的Thomus Bailey,Bailey自称是这套房子的房产经纪人。

Azzumi看房后发现,Rose Lane公寓就是她想住的地方,于是填了租赁表格,并寄希望于最好的结果。

“我给他发短信说我真的很想住在那里,请给我一个机会。他说你需要等,我需要再确认一次,还有另一个人也要租。”

3天后,一名自称房东的男子打电话给Azzumi,要求她提前支付六个月的房租。

“他说,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就给你这间公寓。”

Azzumi急于搬进这套公寓,于是把1.1万元转到一个名为“auslandscaping”的银行账户上,并被告知可于11月25日搬进这套公寓。

在房东说他们需要完成公寓的维修后,原定的日期被推迟了。其他受害者则被告知在大楼里发现了石棉。

所有人都被承诺会因为入住日期推迟而退款。

Azzumi原改定于12月2日搬进Rose Lane的公寓,就在前一天,她打电话要求取钥匙。那是她最后一次与对方通电话。

这些骗子使用的是从Iron Fish租来的短期住所,这是一家专注于中国人的房地产中介机构,该机构否认对他们住所所做的任何行为知情。

“我们已经向警方提供了所有信息,并正尽最大努力防止在我们公寓有任何事情发生,”负责Iron Fish短期住宿预订的Coral Xiao表示。

这些公寓随后通过几个平台发布广告,包括Facebook的“Fairyfloss”、Gumtree和Flatemates.com.au,然后安排看房。

这些满怀希望的租客填写的租赁表格显示,骗子使用的是建筑公司Auslandscaping的ABN,这家公司自2012年以来一直为Brenton Wilder所有。但该公司和Wilder否认参与所谓的骗局。

11月初,就有受害者联系到了Wilder。一个假冒他公司名称的网站,上面有标明一个无法打通的联系电话及位于Mentone的街道地址。

为了把钱找回来,Azzumi去了网站上列出的地址,却发现对方是82岁的Rae Fordham。

Fordham说,有几个学生受害者来找她要钱,而现在她对自己的安危感到担忧。

Bailey后来在悉尼被捕,被控以欺骗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将于4月在墨尔本地方法院出庭。

目前,维州警方正对这起诈骗案进行调查。

维州消费者事务署拒绝就任何具体调查发表评论,但建议租户“在交钱之前,先确定房东或中介不是冒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