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普罗德拉夫(Kim Proudlove)是3个孩子的继母,她主要是帮助那些患有脑损伤的病人。最近,普罗德拉夫讲述了自己在维州警方投诉系统经历的沮丧和折磨。

普罗德拉夫与那些讲述与警方糟糕经历的其他维州人似乎不太一样。她是一名有经验的医生,一直都帮助有需要的人,包括在交通事故中严重受伤的一名骑行者和一名行人。

但是当普罗德拉夫试图帮助一名被警方包围着的男人时却遭到了警方的暴行。那名男子当时正在流血,而且很明显已经失去意识。普罗德拉夫在手机上拍下了视频,但她表示,警方删掉了视频。而当她向警方内政部门投诉时,却被告知,警方正在考虑以拒捕的罪名控告她。

普罗德拉夫与警方的冲突发生在4月22日晚上9点刚过,事发地在墨尔本CBD的Flinders Lane,当时她注意到了躺在地上的一名男子,他在流血而且没有了意识。

就在几分钟之内,流血的人就变成了普罗德拉夫。她对《时代报》说,当时她走到了包围在流血男子身边的警察旁,并介绍说自己是名医生,可以帮忙。”我很担心地上一大摊血,而且当时没人在照顾他。“

普罗德拉夫表示,警方让她走开,并说救护车正在路上,而且男子的伤是自己造成的。

”我告诉他们,不管是不是自己造成,在等待救护车的时候,出血应该立即采取急救措施止住,他当时都没动,也没说话了。“

普罗德拉夫表示,就在她坚持男子需要帮助的时候,警方将她推倒在墙上,而当她开始用手机拍摄之后,其中一名警察袭击了她。

”有一个年龄较大警察朝我扑了过来,暴力地将我扔到地上,把我的手放到背后,还一直殴打我的头。我一直让他们停下,称这是在伤害我。他们把我拷了起来,带我上了警车,让我坐在了后面。“

警方没收了普罗德拉夫的手机,之后在警车上又还给了她,然后她发现视频被删了。

之后,警察开警车将其送到家中,而丈夫将她送到了医院。”我的右耳需要缝合组织来愈合伤口,我的嘴巴又肿又青,我的头也起了包,膝盖非常酸,身上到处是淤青和擦伤,而且我还吓到了。“
医学扫描证实,普罗德拉夫的膝盖严重受伤。

几小时后,普罗德拉夫向警方标准局投诉了这次的事件,还谈到了医院治疗。但在那之后,她却被告知正在面临拒捕的刑事调查。

12月,警方对普罗德拉夫表示,她不会被起诉。

警方的一名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这起案子是职业标准局调查中的一起。”在调查进行的过程中,涉事的警官和警员都被调到其他部门了。由于调查还在进行,我们无法提供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