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时代报》报道,维州的年轻女医生都纷纷中途放弃培训,因为医学界臭名昭著的骚扰及霸凌行为近几年可能变得越来越严重。

这是维州一个医学组织的立场,该组织呼吁州政府对公立医院的性别歧视、性骚扰和霸凌行为进行审查。

澳洲医学界对女性的歧视已经由来已久,还被曝出过多次丑闻,但澳洲医学协会维州分会会长雷特(Julian Rait)表示,这种行为近些年来变得越来越严重。

他指出,现在很多维州和澳洲其他地区的医生依然忍受着性骚扰和被剥削的境遇。雷特就了解到,这些问题是导致一名受训医生自杀的原因之一。

“我们听到过太多这种问题导致女性不想成为医生的案例了,不论是无心还是有意,这都对女性在医学界的成功率带来了消极影响。而且问题自傲与,如果有人抱怨或指出要求不合理或行为有些过分时,这些人反而会受到惩罚,并被贴上’爱抱怨’的标签。“
副教授雷特说,没有注册的培训人员尤其容易被要求在医院加班。

女医生的待遇本月又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新州一名医生去年就因为疲劳过度而入院治疗,她已经随时待命180个小时,一周工作70个小时,而其他工作人员则忽略了她的求助。

2015年,一名资深女医生的话曾引起民众热议,这名女医生表示,性别歧视在医学界是非常普遍的,年轻女性可能就要接受不情愿的性接触,因为上报此类行为会毁了你的整个事业。

墨尔本整容医生汤姆林森(Jill Tomlinson)表示,同样的问题已经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女医生。

汤姆林森表示,培训医生要请产假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很多女性在生孩子的时候被迫申请几周的年假,而且在放假之前还被要求多值班。

2015年的一项研究显示,71.9%的女性培训医生曾在工作场所经历过性别歧视,近10%则表示遭到过性骚扰。

数据显示,2013年,52%的医学生是女性,但只有9%的有资质医生是女性,参加外科实习培训的女性占比达到了28%,但放弃培训的比例至少是男性的一倍。

卫生厅长Jenny Mikakos没有针对澳洲医学协会维州分会的呼吁作出回应,她表示,州政府和工作安全局的联合行动将很快在医院实施,会提高卫生工作者对不恰当行为的意识。

”维州的霸凌比例虽然有所降低,但我们总有更多工作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