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警方表示,随着非法性交易的蓬勃发展,墨尔本的每一个郊区都有非法妓院在营业。

Herald Sun透露,许多不法分子在学校、儿童看护中心和其他未成年人经常光顾的地方附近设立了活动场所。

许多在妓院工作的是外国妇女,她们都是被人用在澳大利亚学习为理由拐骗到墨尔本。

在墨尔本市区和东郊,还有非法妓院开设在高档公寓里,其中一些妓院与有组织犯罪集团和黑帮团伙有密切联系。

最近几周,性产业协调小组(SICU)的官员已经采取行动,关闭了位于Malvern、Hawthorn和McKinnon的三家非法妓院,据信这三家非法妓院都是同一家运营商在运营。

许多非法妓院都是挂着按摩院的招牌在运营,他们有时使用独特的霓虹灯招牌来吸引顾客。

调查人员已与至少500名女工进行了交谈,她们主要来自中国、越南、韩国和泰国,但大多不愿配合调查。

SICU负责人Jodie Buckley表示,“毫无疑问”,在墨尔本的每个郊区都有非法妓院在经营,许多女性处于“债务奴役”的境地,她们的护照被无耻的皮条客抢走。

自去年七月起,维多利亚警方已探访30间持牌妓院及103间按摩院。

其中29家按摩院已经被发布了一份由地方法官指定的通知,称该按摩院已被指定为非法妓院。

Buckley警察说:“在这29家按摩院中,有94%的按摩院在通知生效后关闭了。”

“在我们调查期间,另外30家场馆已经关闭。”

警方还有8起针对按摩院的案件悬而未决。

维多利亚州约有90家合法妓院,但警方认为,该州还有数百家非法妓院。

SICU官员还向维多利亚房地产协会做了简报,让他们了解非法性经营者是如何在公寓里开店的。

当警方试图从性工作者那里获得信息时,往往会遭遇性工作者不愿配合调查的情况,这使得调查很难继续下去。

非法妓院的经营者通常为来澳大利亚的女性支付高达1万元的费用。然后他们没收这些女性的护照,直到他们做了足够的非法性工作来偿还债务。

据警方表示,窗户上贴着大幅贴纸的按摩室经常被当作非法妓院经营。

Buckley警察说:“我们希望得到有关这些地方的情报,这样我们就能对这些非法妓院有所了解。”

Buckley警察说,位于学校和儿童看护中心附近的非法妓院是她的小组的首要任务。

Buckley说:“我们的目标不是针对性工作者……这些地方的经营者才是我们的打击目标。”

“毫无疑问,非法的性工作在大城市和农村地区都有增长。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人们对它的需求如此之大。这就是我最惊讶的地方。如果这些人能进入合法的性工作场所,对所有人都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