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时代报》报道,警方表示,一名年轻的澳洲苏丹裔男子在Springvale一条小巷遭到一名儿时朋友的枪击不幸身亡。死者的表哥最近对苏丹裔社区内的年轻人喊话称”不要再对黑帮生活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并努力终结暴力行为。

就在周日午夜前,20岁的阿佩特(Winis Apet)被发现在Springvale Road一条小巷倒在血泊中,胸部中了一枪。

枪击案过后的早上,凶案调查科的警察逮捕了19岁的Paguir Pan,他据信是阿佩特的儿时朋友,Pan被控一项谋杀罪。

阿佩特的表哥Jacques Dhieu出生在肯尼亚的一个难民营,他表示,周一醒来听说表弟已经再也回不了家,他觉得很心碎。

“我们的父母从战争中逃离出来躲避死亡,却在另一片土地上埋葬了自己的孩子,这难道不让人难过吗?到底还有多少母亲要失去她们的孩子?我们年轻人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觉醒过来,不再幻想黑帮生活?我真的希望世界上的人能变得更好。我的表弟总是愿意帮助他人,对所有认识他的人来说,他就像家人一样。“

Dhieu是La Trobe大学一名20岁的学生。他表示,很多有移民背景的年轻人都会被卡在两种文化之间,从他们真正的样子,到人们看待他们的样子,这就导致很多人把海外的黑帮文化理想化。

”年轻人被贴上标签并与社会隔绝之后,他们被迫到其他地方寻找所谓的自我和归属感。他们通过幻想美国而感受归属感,这让他们觉得坚强,是那个社会的一部分。很多年轻人可能从出生开始就面临着机遇隔阂,他们认为,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可能都无法实现梦想。这种不公平和无力的感觉促进了墨尔本过去几年的青少年暴力行为。”

Dhieu指出,更广泛的社区不太愿意在这个问题上下功夫,他很担心家人和朋友的安全。“我们需要控制这个问题。”他表示,阿佩特的家人很难过,他们希望能保留一点隐私。Dhieu还认为,这个问题不只是制定更加严苛的政策就可以解决的,要通过解决失业问题和树立榜样来疏导。

“在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部分地区,有些社区的工作岗位不够多,没有足够多的投资,没有足够多的机遇,社区居民很多都处于失业状态。”

丹尼尔(Deng Daniel)是阿佩特的哥哥,他住在南苏丹,他从世界的另一边表达了自己的难过。丹尼尔在脸书发帖称:“今天早上,我失去了生活在澳洲墨尔本的最小的弟弟。”他另外还分享了几张家庭照。

《时代报》了解到,澳洲非裔社区部分成员对不同城区之间团体的暴力行为加剧感到担忧。

阿佩特是不到两周时间内因为枪击而死亡的第五人,在这期间共发生了4起枪击案。警方也强调,此事与上周发生在Kensington、Meadow Heights和Dandenong的枪击案无关。

Youth Activating Youth创始人Ahmed Hassan表示,社区谴责枪支暴力行为。

“看到有这样的行为发生,真的让人震惊。这是我们不想见到的。我对受害者家人表示最深切的同情,我真的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