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時代報》報道,警方表示,一名年輕的澳洲蘇丹裔男子在Springvale一條小巷遭到一名兒時朋友的槍擊不幸身亡。死者的表哥最近對蘇丹裔社區內的年輕人喊話稱”不要再對黑幫生活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並努力終結暴力行為。

就在周日午夜前,20歲的阿佩特(Winis Apet)被發現在Springvale Road一條小巷倒在血泊中,胸部中了一槍。

槍擊案過後的早上,兇案調查科的警察逮捕了19歲的Paguir Pan,他據信是阿佩特的兒時朋友,Pan被控一項謀殺罪。

阿佩特的表哥Jacques Dhieu出生在肯尼亞的一個難民營,他表示,周一醒來聽說表弟已經再也回不了家,他覺得很心碎。

“我們的父母從戰爭中逃離出來躲避死亡,卻在另一片土地上埋葬了自己的孩子,這難道不讓人難過嗎?到底還有多少母親要失去她們的孩子?我們年輕人究竟什麼時候才能覺醒過來,不再幻想黑幫生活?我真的希望世界上的人能變得更好。我的表弟總是願意幫助他人,對所有認識他的人來說,他就像家人一樣。“

Dhieu是La Trobe大學一名20歲的學生。他表示,很多有移民背景的年輕人都會被卡在兩種文化之間,從他們真正的樣子,到人們看待他們的樣子,這就導致很多人把海外的黑幫文化理想化。

”年輕人被貼上標籤並與社會隔絕之後,他們被迫到其他地方尋找所謂的自我和歸屬感。他們通過幻想美國而感受歸屬感,這讓他們覺得堅強,是那個社會的一部分。很多年輕人可能從出生開始就面臨著機遇隔閡,他們認為,無論自己多麼努力,可能都無法實現夢想。這種不公平和無力的感覺促進了墨爾本過去幾年的青少年暴力行為。”

Dhieu指出,更廣泛的社區不太願意在這個問題上下功夫,他很擔心家人和朋友的安全。“我們需要控制這個問題。”他表示,阿佩特的家人很難過,他們希望能保留一點隱私。Dhieu還認為,這個問題不只是制定更加嚴苛的政策就可以解決的,要通過解決失業問題和樹立榜樣來疏導。

“在悉尼、墨爾本和布里斯班部分地區,有些社區的工作崗位不夠多,沒有足夠多的投資,沒有足夠多的機遇,社區居民很多都處於失業狀態。”

丹尼爾(Deng Daniel)是阿佩特的哥哥,他住在南蘇丹,他從世界的另一邊表達了自己的難過。丹尼爾在臉書發帖稱:“今天早上,我失去了生活在澳洲墨爾本的最小的弟弟。”他另外還分享了幾張家庭照。

《時代報》了解到,澳洲非裔社區部分成員對不同城區之間團體的暴力行為加劇感到擔憂。

阿佩特是不到兩周時間內因為槍擊而死亡的第五人,在這期間共發生了4起槍擊案。警方也強調,此事與上周發生在Kensington、Meadow Heights和Dandenong的槍擊案無關。

Youth Activating Youth創始人Ahmed Hassan表示,社區譴責槍支暴力行為。

“看到有這樣的行為發生,真的讓人震驚。這是我們不想見到的。我對受害者家人表示最深切的同情,我真的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