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每日邮报》报道,从墨尔本逃到叙利亚的一名女子现在要求被允许回到澳洲国内。该女子据信是一名IS新娘,她此前还表示渴望澳洲人的血液。

2014年,当时19岁的杜曼(Zehra Duman)离开墨尔本并加入了恐怖组织,现在她被认为身在叙利亚难民营。杜曼现在非常想要回到澳洲。

在与美国一名人道主义工作人员对话时,一名拒绝透露身份但被认为是杜曼的女子说:“我想回到我的国家,我认为大家都在这样想,因为我是一个澳洲公民。”
已经有两个孩子的杜曼表示,她可以理解,澳洲人肯定会很生气,但她坚持表示:“我的孩子有权得到普通孩子一样的待遇。”
去年IS的战败让上千名圣战新娘无处容身,很多人现在住在叙利亚的难民营。上百名婴儿已经死亡,这名女子表示,她2岁大的儿子和6个月大的女儿都生了病而且营养不良。

杜曼在Al Hawl难民营接受采访时说:“我没有钱,我不被允许有钱,他们不给我们食物,也不让我们联系家人。”

“我能理解他们对我们的愤怒,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已经24岁的杜曼表示,她尝试离开ISIS已经有两年了,但是她没有钱,所以也逃不出去,而且被发现逃跑的话可能会被杀掉。

杜曼曾是Isik College Keysborough的一名学生。2014年她逃往叙利亚与Mahmoud Abullatif结婚的时候登上了澳洲各媒体的头条。

杜曼的父亲Davut Duman表示,他的女儿已经被洗脑了,他急切地希望孩子可以回家。当时的杜曼已经成为一名成功的ISIS招募者。

2015年,Abullatif在一次战斗中不幸身亡,杜曼于是重新结婚,并与第二任丈夫有了两个孩子。

也是在2015年,一个据信由杜曼运营的推特账户发布了ISIS女子拿着步枪站在豪车旁的照片。

在其中一封推文中,杜曼说:“美国和澳洲,我们这5个人都出生并在你们的土地上长大,但现在我们却渴望你们的血液,你们对此是什么感觉?”

一个据信由杜曼运营的推特账户还发布了照片,几名女子站在一面ISIS旗帜下面。她们靠在一辆白色宝马M5旁,拿着枪支,从头到脚穿着黑色的伊斯兰罩袍。

这个账户还发布了所谓“花花公子Jihadi”Abullatif的照片,她称呼Abullatif是一个“美丽的丈夫”。

《每日邮报》2015年1月曾报道过,在第一任丈夫不幸身亡之后,杜曼还庆祝了他的去世。

她当时发推称:“你赢了这场比赛!”

杜曼还在其他推文中呼吁对非穆斯林实施暴力。

“捅死他们或者毒死他们,毒死你的老师们,给食物下毒。”

澳洲总理莫里森则拒绝了澳洲ISIS新娘的求助要求。

莫里森表示,他不会帮助这些成长在国内的极端主义者回到澳洲,不会让澳洲人处于风险中。他指出,这些同情恐怖组织的人将自己的孩子带入战区,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悲剧。“他们把自己的孩子置于这种可怕的情况下,必须自己为加入恐怖组织的决定负起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