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先驱太阳报》报道,墨尔本一名工程师声称,他的同事经常在附近放屁,还将“屁股”对着他放屁,这名工程师现在希望自己有关霸凌的起诉能上诉成功。

56岁的大卫(David Hints)对前雇主Construction Engineering提出了起诉,索赔180万元。但去年一名法官将这起案子驳回,称案件中不涉及霸凌行为。

大卫的上诉于周一在上诉庭开庭。他在法庭上说“胀气也是一种霸凌”,而他的前同事格雷格(Greg Short)则是一个屁很多的人。

大卫在庭审时说:“我坐在办公室里,脸是对着墙的,他来到这间小小的没有窗户的房间,然后到我后面放个屁就走开,有时候一天会这样做5、6次。”

这名结构工程师此前在德国居住并受训20年。他表示,格雷格当时是他的经理,此前曾通过电话对他进行辱骂,有时还会用手势进行羞辱。

大卫对法官说:“工作的时候他会突然把屁股对着我。”

但是上诉庭的法官也了解到,大卫有时会称同事是“臭味男”。

“而且你还往他身上喷了除臭剂。”

法官指出,在大卫最初的指控中,放屁不是最关键的问题,而更多集中在电话上。

但是大卫表示肠胀气给他带来了很大压力,所以应该也要考虑进去。

大卫认为,格雷格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要摆脱他,并表示在当时那家公司工作的经历给他带来了精神伤害。

大卫称,他觉得自己受到了高院法官的压力,没有得到公平的审理,而且认为法官对他有偏见。

上诉庭将于周五宣布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