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级的潘安妮(Annie Pan,音译)是一名优等生。

从墨尔本西区Werriee的Suzanne Cory高中毕业后,她想成为一名牙医,另外潘安妮还在学习弹钢琴。

但是安妮来自一个单收入家庭,她很清楚地知道,为了确保自己能够完全发挥潜力,父母面临着非常巨大的经济压力。

不过安妮最近成为了获得Western Chances奖学金的3000名学生之一,也缓解了家庭的经济压力。安妮称,这个机会对她来说是“改变人生的”。

安妮说:“这笔奖学金让我尽全力去学习,而不是被生活压垮。”

据了解,该奖学金计划是15年前由Terry Bracks成立的。Terry Bracks是维州前州长Steve Bracks的妻子。

这边奖学金每年会资助650名需要经济资助的学生,平均每名学生会获得1000元,用来支付他们的教育费用,这笔奖学金通常会持续3年至4年。

安妮说:“我之前都很担心为了让我获得好的教育以及参加各种课外活动,我的父母要做出很多牺牲,有很多开支。不过这笔奖学金让我可以集中精力学习,特别是在马上毕业这一年,集中精力发挥我的能力,而不是担心钱的问题。“

安妮说,其实还有更多学生在默默地承受家庭的经济压力,而他们其实也可以和她一样从奖学金计划中获益。

联邦工党反对党提出了一项800万元的竞选承诺。根据他们的说法,奖学金计划将延伸到墨尔本西区每一所州立高中,并让每年收到奖学金的学生数量增长到1300人。

工党的教育事务发言人Tanya Plibersek说:”只要在合适的时候给予一点经济支持,让孩子们可以买课本和可以上网,他们就不会觉得自己被落下了,这就会给学生们的生活带来很大不同。“

Plibersek说:”不只是经济上的援助,而是学生们发展出来的网络,包括领导机遇,以及申请大学其他奖学金的勇气、建议及工作经验。如果你在一个富裕的社区长大,需要工作经验的时候,你直接去好朋友的妈妈或爸爸那里,或者你直接请自己的爸妈帮忙就可以了。如果你没有这些网络,那就会非常困难。“

Plibersek还讲述了自己从小成长的经历,她是斯洛文尼亚移民的孩子,父母都没有高中毕业。”我的父母是非常支持孩子的家长,他们想要支持我的教育,但如果我问他们大学里应该学什么,以及我要怎么去大学,他们会不知道怎么回答,不知道给出怎样的建议。而这次的奖学金计划让移民及难民背景的下一代孩子可以和其他人一起讨论,在艰难的时候给孩子们提供支持,这可以让他们的生活有很大的不同。Western Chances可以在这条鸿沟面前架起一座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