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先驱太阳报》报道,越来越多澳洲学生出于玩乐的目的而服用安定类的药物。新研究显示,五分之一的中学学生承认曾在没有医学理由的情况下服用安眠药或镇静剂。

癌症理事会的一项研究显示,虽然高中学生抽烟喝酒少了,但在没有医嘱情况下服用安定药物的情况却逐步增加。

年龄在12岁至17岁的青少年中,20%承认曾出于玩乐目的服用安眠药、镇静剂或苯二氮䓬类药物。

有关澳洲中学生抽烟喝酒和服用药物及非法物质的报告指出,到2017年的3年内,青少年服用安定类药物的比例增长了2%。

而在那些服用安定药物来玩乐的学生中,4%在过去一周就服用过。

学生们获取镇静药物最常见的来源是通过父母,占比65%;其次是通过处方,占比18%;最后是通过其他人,占比6%。

报告发现,年轻人过去一个月和一生中使用的镇静药物数量都比2011年略高。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大麻的使用量减少了。17%的年轻人承认吸食了大麻。

其他非法物质的使用基本保持稳定。同时,抽烟和喝酒的情况也减少了。

82%的学生表示从未抽过烟,与2011年相比,这个比例增长了5%。

但在20个学生中就有一名学生表示现在正在抽烟,最有可能的来源是通过朋友。虽然学生还没到达可以买烟的法定年龄,但18%的抽烟学生会自己买烟。

近8万名高中学生过去一周曾吸烟,其中1600人只有12岁。

癌症理事会执行长Todd Harper表示,报告显示,澳洲年轻人抽烟喝酒少了,这是一个让人很振奋的结果。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2017年吸烟的学生比2011年的吸烟学生要少。在这么多年的烟草管控行动之后,成年人吸烟也变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