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墨爾本西區一所小型的天主教小學摒棄了很多學校常見的一個場景,教室里一排排的課桌,一名老師站在白板前講課。

位於Footscray的St John’s School的學生現在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完成自己選擇的項目上,包括做雞蛋生意或者研究該地區首位越南裔市長等。

學校依然每天都會上讀寫和算術課程,但是課堂人數從此前的25名學生減少到只有8名學生。

學校的這項新舉措終於有了回報。今年,在最新的NAPLAN測試中,該校學生在算術和閱讀方面的成績出現了超出平均的進步。

在維州的64所學校及澳洲的268所學校中,澳洲課程、評估與報告局及維州有關部門將該校定義為”進步飛速“的學校。

St John’s School校長Gemma Goodyear解釋說:”我們摒棄了整班教學的方法之後,孩子們的成績就一直在提高。我們知道這是走在了正確的軌道上,我們看到孩子們以我們從未預料過的速度在進步。“
成績出現大幅改善的其他學校包括Melton Primary School、Bairnsdale Primary School、Bannockburn P-12 College、Casterton Secondary College、Cranbourne East Secondary College、Ballarat Clarendon College、Heritage College和Sacred Heart College。

聯邦政府的My School網站周三將進行更新,這次的更新時間比以往晚了一個月,更新內容包括9500多所學校的2018年NAPLAN成績及各校的經濟及人口數據。

此次更新之所以延遲一個月,是因為州政府、領地政府和課程有關部門之間出現了爭論,有關筆試和網上測試的結果是否能公平比較的問題。

去年,近20%的澳洲學生是在網上完成的讀寫測試,而這些學校的成績將被冠上一個NAPLAN Online的標誌。

另外,參加網上測試的學校的成績將不包括NAPLAN每個成績等級的學生比例。這是因為NAPLAN網上測試更加精確和具有適應性,會根據學生是否答對謀一道題來給學生出更難或更容易的問題。

課程局執行長David de Carvalho說:”這是為了公平起見。“
除了摒棄整班教學,St John’s School還取消了學校鈴聲。學生們想喝飲料或吃東西的時候可以自行選擇,而且學生們都是叫老師們的姓。

Goodyear表示,學校很重視數據,每位老師都要參加每周長達一小時的會議,確認學生們的進度。”我們會對每個孩子的學業負責。“

如果某位學生沒有取得預期的進步,學校也會採取干預措施,包括額外的小灶課堂等等。

這些措施讓學校的入學人數也猛增。

4年里,這所學校的學生從150名增長到210名,現在等候名單上還有50名學生。

該校逾80%的學生來自非英語背景,高年級很多學生出生在越南。

而在低年級學生中,越來越多出生在澳洲的孩子來到這裡,他們的父母開始搬到快速發展的Footscray地區。

Goodyear說:”我們認為,每個學生和每個家庭都是有能力的。“

今年的NAPLAN測試將於5月份舉行,近50%的學校將參與網上測試。明年,預計所有學校都將採取網上測試的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