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Domain网站报道,如果维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没能解决社会廉租房和可负担住房缺乏的问题,维州次发达地区城市的无家可归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新数据显示,到2036年,包括Geelong、Ballarat和Bendigo在内的几座城市都需要上千套额外的社会廉租房。

无家可归者理事会和其他住房组织都开始组织宣传活动,呼吁联邦政府在预算案中准备额外的资金来建设住房,帮助那些没有房子的人。

Kate Colvin表示,新南威尔士大学最近实施的一项研究说明了维州次发达地区居民面临问题的严重性,特别是那些连房租都很难付得起的人。

Colvin说:“研究显示,维州次发达地区需要2.86万套社会廉租房。”

到2036年,这个数字将增长到4.88万套,将那些处于租金压力的人也考虑了进去。按照官方定义,将超过三分之一的收入用来交房租的人就处于租金压力中。

在这其中,Ballarat需要5700套社会廉租房和可负担住房、Bendigo5200套、Shepparton4400套、Geelong9600套以及Latrobe Valley9700套。

Colvin表示,无家可归已经成为次发达城市的一个问题,有些人还流落街头、睡在朋友的沙发上或者睡在帐篷里。

Colvin指出,维州次发达地区面临的一个挑战是缺少可以租赁的一居室或二居室公寓。

“对那些低收入人群来说,这是非常困难的情况,特别是单身人士以及类似单亲妈妈带着孩子的两口之家。很多地方是没有两居室房屋的。就算在我们认为房价比较便宜的地方,就业地点附近的住宅也都还是很贵。”

维州房地产机构3月份数据显示,Ballarat的租房空置率只有0.8%,是维州次发达的地区最低的,低于维州次发达地区总体的租房空置率1.2%。

Ballarat市府社区发展总监Neville Ivey表示,住房可负担性是造成该地区问题的原因之一。

“最近几年,澳洲的住房可负担性已经大幅降低,导致买家和租客的住房压力增大,社会廉租房等候名单也很长,无家可归程度越来越严重。很显然,住房服务的需求超过了供应。”

Ballarat13%的家庭都在经历住房压力,市府也启动计划,让工作人员帮助越来越多的无家可归者找到住宿。

“这是为了确保社区内所有无家可归者都得到支持,并得到尊重。”

Colvin表示,包括CHP在内的住房组织都呼吁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一起紧急拨款建设社会廉租房,并设置特定区域,确保可负担住房成为新开发案的一部分。

Colvin说:”我们需要政府每年在墨尔本市区和次发达地区投资建设3000套房子,如果我们看不到政府的社会廉租房投资跟上人口增长的步伐,更多人无家可归是不可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