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澳洲首府城市的房租上涨,18岁的昆州少女伯恩斯(Stella-Rae Burns)和19岁的马修斯(Halle Matthews)在合租的基础上又采取了一种更加新奇的方式。

二人从凯恩斯搬到墨尔本之后,就选择合租一间房,甚至是合住一张床。

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人面临着租金和生活成本的压力。为了找到一个价格可以负担的家,他们就只能在个人空间,甚至是安全性方面做出妥协。

马修斯说:“我们一起睡、一起吃还一起换衣服,在我们之间不存在隐私,但我觉得如果你们足够亲近,这倒不是什么问题,就像是两姐妹同睡一间房,我们只不过是更进一步合住一张床而已。”

马修斯和伯恩斯和另外两名室友(他们有自己的卧室)一起租住的这套20世纪80年代房屋很精巧,有一间浴室、一个厨房和一个巨大的后院,院子里有蔬菜园和花园。

伯恩斯说:“其实和Halle合住一间房和我自己一个人住感觉没有太大不同。可能是因为我们喜欢的东西和方式都差不多,所以住在一起要容易得多。另外,我们工作很忙,所以也不经常见到对方,还是有属于自己的个人空间。”

也许和最好的朋友一起住并不是一个坏主意,但是并不是所有租客都有这样的好体验。

安娜(Anna Squadrito)和3个室友一起住在墨尔本CBD的公寓里。2016年,27岁的安娜从Sicily搬到澳洲继续学习烹饪,也想为自己寻找更好的生活。

“我在墨尔本一直都是和其他人一起合租,因为我需要钱来付学费和过日子,所以我需要攒钱。”按照安娜持有的学生签证,她一周只能工作20个小时。

对安娜和很多处于类似情况的留学生来说,住在房租昂贵的悉尼或墨尔本市中心,合租是符合他们经济状况的唯一一个可行方式。

“我喜欢这个地方,我可以骑自行车去上班,两站距离内我处于免费电车区,我很喜欢墨尔本,早在我来这里之前,我就很喜欢这里了,现在3年过去了,我还是很喜欢这座城市。”

虽然安娜在新的CBD公寓里感觉像在家里一样,当她刚到澳洲的时候,却对住宿方面没有什么很愉快的体验。

安娜表示,她经历了你可以想象到的每一种糟糕的室友,包括极度不干净的室友、会偷她的钱和食物的室友以及邀请一些不受欢迎的客人到家里来的室友。那么有没有什么优点呢?

“抱歉,我没有那时候住宿的任何积极感受。因为你就是在和另一个人分享你的生活,我有很多糟糕的经验。如果你和比我年轻10岁的人交谈的话,他们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但是作为一个30岁且持有学生签证的人来说,合租屋只是为了在这个距离我的祖国1.7万公里的地方活下来并且为自己奋斗一个最好的未来。”

虽然澳洲对合租有相关的法律和道德约束,但具体实施起来还是很难确定。

现在也没有官方的数据,我们也很难了解究竟有多少人在合租,而合租的具体情况又是怎么样。

那些没有注册的宿舍类住宿会在主要的社交平台上发布招租广告,包括Gumtree、脸书群组、微博和Market Place、

类似安娜这样的豪华公寓以及类似马修斯和伯恩斯这样的合租屋会出现很多转租的情况,虽然很难具体量化,但这是一种越来越流行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