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时代报》报道,5年前,Shan Windscript开始在墨尔本大学教授历史课程。她当时无法想象,自己的工资甚至难以维持温饱,被戏称为“饥饿工资”。

Shan是一名博士生。她表示,她每周在这所大学工作20个小时,只有300多元的工资。

“我要用这笔’饥饿工资’来支撑自己 的生活。就是为了获得简单的生活工资,我要一周7天都工作,而且这最终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我的博士研究。所以我觉得如果我继续这样做,我就被困在这种兼职教书的陷阱中。”

新数据显示,维州8所最大的大学中,63%的教职工是兼职或签署固定任期合同的。在这其中,女性占比57%。兼职职工是没有度假假期或病假的。而且在年中和夏季休息的时候是没有工资的。“

根据各大学的年度报告,去年,墨尔本大学、蒙纳士大学、Swinburne大学、皇家墨尔本理工学院、Deakin大学、维多利亚大学、La Trobe大学以及Federation University雇佣了近7.2万人。其中超过4.9万人是兼职职工或签署固定任期合同的人。

这就包括讲师和助教,这些人会教授学生、制定考试和分数安排,行政管理人员也包括在内。

墨尔本大学和蒙纳士大学是最大的雇主,两所大学的兼职职工和固定任期职工比例也最高,超过了72%。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Federation University of Australia的兼职职工和固定任期合同的职工只占比31%,该校的职工达到了1520名。

这还是维州政府首次要求各大学提供员工组成部分的详细数据。

ACTU、the National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和工党参议员普拉特(Louise Pratt)针对这些数据表示,”不安全的“工作导致工资增长率低,并创造出了”二等职工”的等级。

糟糕的工作环境和缺乏工作安全感导致大学的兼职职工缺乏职业荣誉感和道德感,这也反过来对学生们有影响。

参议员普拉特强调,如果工党本月当选,他们将给兼职职工一个更容易的方式来获得永久教职。

“我们在大学里看到,这些人年复一年做着同样的工作,但却不被当做是永久教职。这是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

而各大学此前则坚持表示,他们是按照职工工作的所有时间来支付薪酬的,而且工资也列在了工作协议里,得到了工会的审批。

墨尔本大学和蒙纳士大学没有对此做出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