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时代报》报道,现在越来越多维州学生在不参加考试没有ATAR分数的情况下完成12年级的学习。这主要是因为现在进入大学的方式还有很多种,另外学生们越来越担心考试带来的压力过大。

去年,没有ATAR分数就从学校毕业的学生超过了二十五分之一,几乎达到了2014年不参加考试的学生比例的一倍。

现在进入大学有很多其他方式,人们也开始对ATAR分数的价值抱持怀疑态度以及学生们的精神健康问题导致不参加最终考试的12年级学生越来越多。

去年,2072名学生(VCE人口的4.1%)在没有ATAR分数的情况下完成了学业。他们选择不计分数的VCE考试。

Grace Learmonth就决定参加不计分数的VCE考试,因为她在此前就意识到自己不想去上大学,所以ATAR分数对她来说没有什么用。

“我很喜欢学校,但再次回到教育系统,还要去听讲座写论文,这对我来说真的没有什么吸引力。”

17岁的Learnmonth经营着自己的珠宝生意The Gracie Collection。现在她在墨尔本东南区一所独立学校读12年级,她希望毕业之后可以专注于扩张生意版图。

Learnmonth表示,不计分数的VCE让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学习,有更多时间专注在生意上。最近,她还成立了一个网站,还在墨尔本多个市场出售自己的商品。

虽然不会参加最终考试,但Learnmonth还是会接受学校的评估,并完成艺术类的VCE科目学习。

Learnmonth不会接受计分考试,但要接受学校有关其是否达到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的评估。她表示,如果改变了对大学的看法,她还是可以申请成人自考。“我想要有几年自己闯一闯的时间。”

在州立学校Templestowe College,近20%的学生都选择不计分数的VCE考试。据了解,该校与Swinburne University有合作关系,可以让学生在没有ATAR分数的情况下申请任何课程。

这对11年级学生Maya Pradhan来说是非常合适的选择。她想在Swinburne University学习设计。

“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参加老师,但我发现考试不是我想对自己做出评价的方式。”
学校的校长Peter Ellis表示,虽然很多学校将不计分数的VCE当做是一个“肮脏的小秘密”,而他的学校则当做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他们可以专注于学习上,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在年末的考试中有好的表现上,学生们会有更多学习的过程,而少一些压力。”

维州课程与评估局表示,他们已经对参加不计分数的VCE考试的学生增长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一趋势与学校支持有精神健康问题的学生有关。“学生们在不需要学习分数的时候会选择不计分数的VCE考试。他们会发现完成计分考试的压力太大,或者认为自己不可能完成这样的考试。”

2017年,《时代报》也曾披露,有些学校会推动分数较低的学生参与不计分数的VCE考试,用这种方式来提升学校的成绩。

据估计,4岁至17岁的维州人中,七分之一有精神健康问题。

心理学家Charlotte Keating表示,不计分数的VCE可以满足那些不需要ATAR分数的学生的需要。“如果大家发现计分考试压力过大,而选择不计分的方式,那我们就需要考虑一下如何改善系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