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的家庭們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他們害怕那個被警方成為”殘忍先生“(Mr.Cruel)的人是否還會來到街道上尋找下一個兒童受害者。

然而這個男人明顯停了下來,再也沒有任何有關兒童被綁架並強姦的消息,沒有任何線索。

但犯罪心理學家Tim Watson-Munro對這名系列強姦犯和謀殺犯進行測寫之後表示,這名襲擊者可能只是轉換了目標,調查人員應該重新審查那些懸而未決的案件,包括成人受害者或流浪者。

而且其他州的警方也應該參與進來,因為這個男人可能已經選擇了一個新的”屠殺陣地“,DNA或許可以幫忙鎖定嫌犯。

”這種人是會持續犯案的,他們也許會選擇另一個謀殺陣地。也許謀殺受害人Karmien Chan的時候出了差錯,也許他害怕了,但是一般說來,這種人的犯案動機太過強烈,自我約束是持續不了很久的。“

Karmein Chan據信是殘忍先生的第四名受害者。這名殘忍先生在1987年至1990年間跟蹤少女回家,然後破門而入,綁架並侵犯這些女孩。

整個過程他會慢慢來,在她們家裡吃頓飯,溫柔地和她們說話,從衣櫃里拿多餘的衣服,之後他會強姦這些女孩,給她們換上新衣服,幾小時之後再放了她們。

這其中,3個女孩獲釋,但Karmein卻遭到了殘忍的殺害。

警方花費數年時間走訪了2.7萬人,搜索了3萬棟民宅,確定了7個嫌犯,其中包括一所私立學校的教師,但案子依然沒有破。

Watson-Munro表示,殘忍先生可能已經死了,或在警方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因為其他罪名而入獄了,但更有可能是改變了作案方式或地點。

”我想過很長時間,我們周圍就有系列謀殺犯,他們會盯上那些無家可歸的人和離開家的孩子。但之後這些罪犯就再也看不到了,因為他們逃走了,他可能改變了作案手法。30年過去了,他可能已經死了,但更有可能是換了個地方,墨爾本這邊盯得很緊,也有可能他正在尋找受害人。

Watson-Munro認為,殘忍先生不僅僅是一個系列戀童癖,所以也可能尋找年齡更大的更脆弱的目標。

“有關學校女生的案件報道很多,但在這之間,還有獨自回家的女性被綁起來在家裡遭到強姦的。他不僅僅把孩子當成目標,他不僅僅是個戀童癖,我認為他是迷戀這種力量和興奮感的人。”

1987年,一名11歲的少女在位於Lower Plenty的家中遭到襲擊。第二年,10歲的Sharon Wills遭到綁架。1990年,Nicola Lynas也遭到綁架。1991年,Karmein被謀殺。

受害人的眼睛都被蒙上了。

Watson-Munro表示,殘忍先生早在綁架這些女生之前就犯過案。

“當時有一名罪犯也是綁架女性,進入她們的家,把她們綁起來實施強姦。之後這種罪行延伸到了孩子身上。”
“而且他不會留下任何法醫學證據,所以警方一直找不到。所以有一種很強烈的理論,就是這名罪犯有可能與維州警方合作過,了解法醫的方法,或者他是一名醫生,對這些問題很了解。”

Watson-Munro表示,殘忍先生影響了墨爾本和年輕家庭的氣氛,包括他自己。就連他也很擔心被這名男子跟蹤。